民進黨掏空中華民國,兩岸兵凶戰危,誠如高雄市長韓國瑜所說,2020年總統大選是中華民國存亡的決戰。在此關鍵時刻,民進黨執政不得民心,蔡賴相爭更讓該黨陷入分裂危機,國民黨大有機會重回執政。而高雄市長韓國瑜民意支持度居高不下,在所有可能候選人對比式民調中都遙遙領先,應該是國民黨最強棒,但郭台銘突然宣布參選,攪亂了大局,尤其韓粉與郭粉激烈交鋒,國民黨中央又態度曖昧,讓局勢可能失控。

郭是政治素人,未被敵對政黨擺在政治天秤上,從政治領導人的角度嚴格檢視他的人格特質、思維模式、政治理念、行事作風、人品操守、政治關係,輿論也還沒有開始檢驗他棄商從政,由產業鏈轉進權力鏈的相關問題。萬一他取得總統大位,有關國家對內對外政策與他原先事業之間的利益衝突問題、國家治理與企業管理截然不同所產生的適任性問題、經營企業養成的行為模式能否處理複雜多端的政治事務等,都將攤開在陽光下。民進黨及綠營人士這兩天開始對郭台銘發動強烈的質疑與攻擊,從中可看出郭的可攻擊面實在太大了,可能被揭露的暗黑處是個無底洞。他的性格狂猛爆烈,唯我獨尊,欠缺尊重、包容、妥協的修養,這種人格特質經營企業可能是優點,但政治領域權力分立,相互制衡,價值與利益多元化,必須協調折衝,互讓互容,以郭台銘獨斷霸道的性格,一旦擔任國家領導人又不能徹底調整的話,必然遭致強烈反彈,並將激化衝突與對立,恐使得國政紛擾不息,永無寧日。

郭台銘萬一當選總統,所引發的利益衝突問題將糾葛難解,因此在選舉過程中必定遭到責難與攻訐,甚至遭致國家忠誠度的質疑。即使他願超越私利,將財產交付盲目信託,也很難避免無窮無盡的攻擊與誣衊。如此一來,未來他的政府公信力必定崩解,紛擾與衝突將無休無止。其他方面深沉問題的揭發也將層出不窮,使郭台銘不適任總統的評價日益深入人心,極可能使他的聲望持續下挫,在選戰激烈的攻防中聲勢日降而最終落敗。

郭台銘的橫空出世讓國民黨重返執政的大局出現重大風險,國民黨不能不拿出妥善辦法未雨綢繆,防範未然。吳敦義主席執著於初選程序的正當性,主張對韓國瑜「徵召初選」,但韓國瑜基於對高雄市民的承諾與職務的責任,不能表現「吃碗內看碗外」的貳心,「徵召初選」等於把問題又丟回給韓國瑜自己解決。

初選屬國民黨黨內事務,唯一的目標是推出最能勝選的候選人,因此不必拘泥於制度規章,甚至不必受制於潛在候選人的個人意願,而要靈活變通,唯才是舉,畢竟勝選才是不可替代的最高目標。在此目標下,國民黨應將所有具勝算的候選人都列入,包括韓國瑜、郭台銘、朱立倫、王金平在內,讓所有可能的人選放在平台上,接受黨員、民眾及反對黨公開的檢驗,再經全民調找出最具勝算的候選人。

郭台銘宣布參選迅速獲得藍營建制勢力的支持,包括國民黨中央暗助,新出現的「郭粉」顯得兵強馬壯,和「韓粉」開始相互指責,社群媒體意見領袖更是各擁其主,甚至出現相互指責,這對2020實現政黨輪替的大局極為不利,相關各方面應該自我節制,國民黨中央更不能不負責任地把皮球丟來丟去,甚至做出令人懷疑「一桃殺三士」的言行。

韓國瑜贏得高雄市長選舉,憑恃的就是「非典型國民黨」風格所創造出來的超越藍綠力量。國民黨也只有趁這種「非典型國民黨」創造出來的勢,才有機會一舉奪回政權。而所謂「非典型國民黨」,說穿了就是早已背棄國民黨建制勢力的社會底層力量,而現在國民黨建制勢力企圖打壓基層冒出的庶民勢力,可能引起的情緒反彈,絕不能輕忽。

2020實現政黨輪替的大目標絕不能含糊,隨著韓粉的激情化趨勢,現在球可能真的在韓國瑜手上。偉大的政治家必須有能力在艱難時刻做出正確決定。面對支持者的熱情以及「2020年總統大選是中華民國存亡的決戰」之認知,他必須展現對中華民國的強烈使命感。(系列完)

#韓國瑜 #郭台銘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