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總統大選如火如荼展開,國、民兩黨內部初選之爭外,藍綠陣營之間有關台灣地位與前途問題、經濟掛帥或主權優先等爭辯愈來愈尖銳,大陸對民進黨政府台獨趨向的敵意也愈來愈升高。韓國瑜說「2020是中華民國生死存亡的決戰」,說出了不少藍營選民的心聲。

蔡英文執政3年來,雖一開始高喊「維持現狀」和「不挑釁」,但她迴避兩岸政治基礎的兩岸政策,注定兩岸官方不會有交集,而她一面倒擁抱美國的戰略選擇,更讓台灣變成中美對峙前沿,兩岸的緊張局勢愈演愈烈。為了鞏固權力基礎,蔡開始操作兩岸議題,不斷升高兩岸敵意氛圍。蔡政府不僅恐嚇、限縮民眾前進大陸,也對從事兩岸交流的大陸民眾橫加阻撓,讓兩岸民間往來蒙上陰影。

這一切,蔡政府都冠上「維護國家安全」的美名,但真實的目的只是企圖阻絕大陸對台灣的影響力。製造兩岸交流障礙是否真能阻絕大陸的影響力尚未可知,卻先在台灣內部和大陸製造了更多敵人,讓自己陷入更孤立的處境。兩岸敵意螺旋上升的後果就是,很多年輕人以為理所當然的兩岸和平可能成為奢侈品。大陸民間仇台情緒升高,官方不斷限縮台灣的國際空間,解放軍繞島巡航已常態化,在這種情況下誰還敢說「中華民國」是安全的?

諷刺的是,蔡英文口口聲聲說捍衛「中華民國」,賴清德也說捍衛「中華民國」的正是台獨,但他們不斷地降低日常生活中的中國元素,更在教育、文化體系中掏空中國,他們不過是借「中華民國」之殼上市,拿「中華民國」充當對抗大陸、應付美國的擋箭牌,他們無意真正捍衛「中華民國」。不然的話,為何蔡英文執政3年期間,鮮少提及「中華民國」,最初還以「這個國家」稱之,現在又發明了「中華民國台灣」,扭捏的背後暗藏不能說、不敢說的心機。

當「中華民國」失去了中國內核,切斷了台灣與大陸的連結,「中華民國」還是原來那個「中華民國」嗎?台灣人必須弄清楚我們捍衛的「中華民國」不應僅僅是一個名詞,而是有血有肉、有歷史累積亦有遼闊疆域的「大中國」。換言之,無論是「中華民國」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存在共同的歷史、疆域、文化與法統的一中旗幟之下,只是在政治制度上,大陸有大陸的一黨專政制度,我們也有自己的堅持。在「大中國」的旗幟下,兩岸應該相互扶持、學習。

無論是一中各表也好,九二共識也罷,這些名詞之爭的背後都是為了讓爭議暫時放下,讓兩岸雙方能夠在共同的政治基礎上推進交流和合作。這個共同的政治基礎就是兩岸同屬一國,「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同屬一中」,任何說詞只要離開了這一核心意涵,就無法帶來兩岸真正的互信,更無法扮演推動兩岸交流的推手角色。

2020年既是中華民國生死存亡之戰,也是兩岸一國之戰。如果繼續任由民進黨人濫用中華民國的旗幟,那麼兩岸關係勢將陷入險境。對台灣來說,捍衛兩岸同屬一國才是真正的捍衛中華民國,如果只是捍衛台獨借殼上市的「中華民國」,那麼就不可能帶來兩岸和平,最終也不會真正捍衛「中華民國」。

韓國瑜受到藍營基層支持者的擁護,人們熱切期望他能站出來帶領台灣找到全新的兩岸出路,這對韓國瑜來說顯然也是嚴峻的挑戰。如何找到中華民國與兩岸一中的連結,是考驗台灣主政者的重大命題,過去馬政府時期可以在九二共識的模糊狀態下暫時處理兩岸交流事務,但隨著兩岸關係進入深水區,特別是蔡政府對兩岸互信的干擾與破壞,兩岸問題已經愈來愈無法模糊處理。

競選高雄市長,韓國瑜強調「經濟100分、政治0分」沒有問題,但競選總統,中華民國的定位問題、美中台三邊關係的論述就不容迴避,他「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國防靠美國、科技靠日本、市場靠中國、努力靠自己」的說法是否最佳,可能需要非常清醒地再思考。

建制派國民黨繞不出「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也無法突破綠營對「九二共識」的醜化,唯有出自草根的韓國瑜才有機會超越藍綠,帶領台灣走出新局。台灣應該主動出擊,確立兩岸同屬一個「大中國」,找到屬於台灣的話語權,也唯有如此,中華民國才會有生存的空間。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