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此刻台灣社會的關注焦點幾乎都在韓國瑜發表的聲明上,這項聲明不止是表達韓個人對於總統大選的基本立場,更在於要求國民黨進行內部民主變革,讓基層民意成為推動國民黨權力結構和政策的主要力量和模式,從而成為進步的政黨。在這個意義上,民進黨因為蔡英文總統的權力傲慢,內部民主正快速毀壞中,但蔡英文仍然贏不了2020,反而會把自己帶向最終的大敗局。

說實話,即使大家知道蔡英文的個人權力慾望無窮,但她敢於破壞制度的凶狠仍然超過外界預期。她說,民進黨如果初選有民調,就會分裂,意思是最好不要有民調,等於是最好不要有初選,那怎麼辦呢?事實上,蔡正在民進黨內創造一種輿論和權力的氛圍,在號召團結,同時又質疑初選民調會破壞團結的情況下,民進黨中央最後只能被迫取消初選,將蔡賴配訂為唯一的方案。

蔡英文在民調落後的情況下,運用本身的權力地位,逐漸磨損賴清德參選的正當性。賴進退兩難,如果強勢反擊,會被指為是破壞團結的罪人,如果反駁力量過弱,等於是認輸,或者讓自己看來是一個軟弱、不適任的領導人。不管何者,對賴都不利,他參選的正當性和最初強大的聲勢,都會逐漸走下坡。蔡英文從政以來,僅管嘴巴永遠掛著民主兩個字,卻從來沒有表現真正民主的素養,她只崇尚無限的權力。

太陽花學運占領立法院和公署,本質上是極右法西斯學生運動,蔡英文全力幫法西斯分子打氣。民進黨立委強占立法院發言台,阻擋國民黨行使多數決。他們之所以得逞,一是立法院長王金平暗助民進黨,二是馬英九政府軟弱無力,毫無政治能力,無法依法強力回擊法西斯分子,以至於選民厭惡馬政府無能的同時,也無法看清蔡英文法西斯的面貌。等到民進黨全面執政後,蔡英文把憲法和法律當廢紙,設立各種違憲的法西斯機關,如黨產會、促轉會等,在她的法西斯施政風格的示範下,幾個部會首長都自動成了蔡英文的爪牙,肆無忌憚地鎮壓異己。

去年九合一選舉大敗後,蔡英文唯一的檢討,就是選民太落後了,跟不上她的進步。民調落後不只沒有讓她稍微謙虛一些,反而讓她更拉高權力姿態,透過對異己更強烈的鎮壓,以表現自己仍然大權在握。

我想對於賴清德來說,此刻民進黨的表現一定讓他感到非常陌生,他本來對民進黨黨內民主是有信心的,但現在清楚看到黨中央在蔡英文的權力操作下,竟然噤聲不語。在賴清德最紅的時候,一堆民進黨人圍繞著他,現在卻有意避開他,世態炎涼,點滴心頭。在這點上,國民黨現有的處境比民進黨好一些,因為黨主席吳敦義已經表明不參選總統,起碼不會有像蔡英文那樣在民進黨內球員兼裁判的醜狀。

民進黨因蔡英文走向黨內的獨裁化,國民黨卻因韓國瑜出現了黨內民主化的趨勢,這兩件事放在一起,就決定了明年選舉的結果。蔡英文未來半年的法西斯高壓施政,早已被民眾看穿,那種永遠高人一等的姿態,只是讓自己走向最後的大敗局罷了!

#國民黨 #民進黨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