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日,下午4時宋美齡來西安,蔣見之不勝驚訝,感動悲咽。宋告以外間種種情況,謂今日同來者,有蔣鼎文、戴笠、瑞納、宋子文等四人。並勸蔣應先設法脫離此間,再言其他。

15日夜,張學良入見云:「此次之事,楊虎城實早欲發動,催促再四,吾(張)始終未允;唯自十日來臨潼,親受訓斥,刺激太深,故遂同意發難,然實後悔莫及。如因此亡國,則唯有二途:(一)自殺。(二)入山為匪。」張去後,蔣自言曰:張在西安收容人民陣線,招納反動政客。對學校及軍隊煽惑反動。余對張嘗念其十七年(1928)自動歸附中央,完成統一之功,故不拘他人對張如何詆毀,余終不惜出全力為之庇護。西北國防重地,全權交彼。而今彼之所為,實與我所預期者,完全相反。痛悔知人之不明,用人之不當。

南京政府討伐

16日晨,張學良入見,曰:「昨夜會議,我(張)言已說服委員長,本定四日至七日可送委員長出去,不料中央空軍在渭南、華縣突然進攻,故昨夜之議,又將不能實行矣。」蔣不言。張出,蔣曰:「彼言四日至七日之期,必請示於莫斯科也。」晚,張又入見,謂前方已衝突,如中央軍仍向前進攻,則此間軍隊祇可退卻。蔣不答。已而蔣百里入見,曰:「請公致函中央,勿再進攻,不久當可出來。」蔣曰:「如有一期限,三日內送余回京,則余可致函,或能停止進攻。」張、蔣百里出,蔣曰:「張學良言退卻,乃藉此恫嚇,謂將挾余他往也。」17日上午,蔣百里又入見,謂「張學良願遵公意,三日內送公回京,請公致函中央,停止進攻。」蔣允之。

周思來偕羅瑞卿等九人,下午到西安。晚與張學良會談,商定:東北軍、第十七路軍(楊虎城軍)集中於西安、潼關一線,紅軍南下延安、慶陽一帶接防,紅軍加入由東北軍、第十七路軍成立的抗日聯軍臨時西北軍事委員會。周表明中共的態度是:保證蔣的安全,但聲明如果南京挑起內戰,則蔣的安全無保障。並和張學良商定同宋子文談判的條件。張問蘇聯和共產國際的態度,周答:尚不知;但是中共中央已多次向共產國際說明情況。

18日,周恩來電毛澤東,報告關於張學良、楊虎城態度:

宜(張學良)極願聽我們的意見,尤願知道國防意見。彼衷心甚慮因此內戰綿延,有礙抗戰。

楊(虎城)認開火,可團結內部。失利可放棄西安,以甘(肅)為後方。但對持久戰無把握。楊知其部下不固,又不敢急切改造,但須多下功夫。

周電分析南京內部及各方情況:

南京親日派目的,在造成內戰。宋美齡給蔣介石的信中稱:「寧抗日勿死於敵手」。孔祥熙企圖調和,宋子文以停戰為條件來西安。汪精衛將回國。閻錫山向張提議,將蔣送山西。韓復榘認為南京現在辦法,不能解決西安問題。李宗仁、白崇禧表示;張此舉乃逼不得已。余漢謀、何鍵表示擁護國民黨中央。蔣態度開始表示強硬,現亦轉取調和,企圖求得恢復自由,對紅軍非降非合,表示要將西北地區交給張管理,對中共也交張處理。

周恩來提六條件

19日晚,張學良來見,曰:「前所要求之條件,最好請委員長加以考慮,擇其可行者,先允實行幾條。」且言:「現在已無八條,只留四條矣。」蔣問「所刪者為何四條?」張答:「後四條皆可不談矣。」蔣答以余不回京,任何一條,皆不能實行,亦無從討論。

20日,宋子文與瑞納到西安,宋出夫人一函,略稱:「如子文三日內不回京,則必來與君共生死。」宋示意張學良及瑞納外出,獨與蔣談話,然監視者仍在門外竊聽。蔣即留遺囑,交宋轉夫人。蔣告宋:日記及文件等,均為張學良攜去,及彼等讀後,態度改變情形。夜,張又來見,謂「乘子文在此之機會,商定實行一、二事,以便速了此局。」蔣拒之。

21日上午11時宋子文入見,告以京中軍事計畫。蔣曰:如照余之計畫,五日內即可圍攻西安,則余乃安全,雖危亦無所懼。宋離去時,謂後日再來西安。晚,張學良又來見,謂前方已開戰,余(張)到前方指揮一、二日,當再回此。蔣察其語氣,似欲探蔣對其所言是否驚恐。乃泰然置之。

22日,下午4時宋美齡來西安,蔣見之不勝驚訝,感動悲咽。宋告以外間種種情況,謂今日同來者,有蔣鼎文、戴笠、瑞納、宋子文等四人。並勸蔣應先設法脫離此間,再言其他。

23日,張學良、楊虎城、周恩來與宋子文談判,周提出六項條件:(一)停戰。(二) 改組南京政府。(三)釋放政治犯。(四)停止剿共。(五)召開各黨各派各界救國會議。(六)與同情抗日的國家合作。張、楊同意以此為基礎談判。宋子文表示個人同意,容轉告蔣。

宋子文見蔣,謂「本日與張學良、楊虎城約周恩來會談半日,所談結果,頗覺滿意,以彼(周)無甚難題也。但彼要求兄(蔣)與之一見,雖不談話亦可。」蔣曰:「如果彼有此要求時,爾當答以蔣先生近日精神不佳,似不便見;蔣夫人可以代見也。」宋並言:「對於送兄回京事,此時眾意尚未一致;然當無如何重大之困難,決當做到不附任何條件,而脫離此間,誓竭全力圖之耳。」(待續)

#南京 #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