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節我再度登上南昌滕王閣,與上次江西行已相隔十四年,想起王勃的《滕王閣序》,我不再有「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竟是他鄉之客」之愁緒;而鳥瞰贛江兩旁,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群鳥飛翔,落日餘暉的美景,卻不禁讚嘆王勃的才華,「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這是我第三次遊江西,第一次是2004年到贛州參加第十九屆世界客屬懇親大會,而閩粵贛交界的客家金三角,是客家原鄉,江西也有近千萬客家人。那年除訪客家原鄉贛州,也北上遊南昌、九江、廬山、龍虎山、景德鎮。

2011年再到贛州贛南師範學院參加客家學術論壇,二度登上鬱孤台,見南宋辛棄疾所提︰「鬱孤台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道盡當年「群雄爭中土,黎庶走南彊」寫照,也讓我特別有感。

破舊村落改建成洋房

今年清明節我再遊江西,除未訪贛州,南昌、九江、廬山、龍虎山、景德鎮是重遊,也遊了三清山與婺源。與十四年前相較,最大的變化是,沿途破舊的村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二樓或三樓的現代化洋房,而每棟建築的設計,屋頂顏色都相似,幾看不到違建,天際線很美。

江西面積有台灣4.6倍大,人口卻只有台灣兩倍,除了沒有靠海,山多田少卻很像台灣,尤其很像我的家鄉苗栗,連樟樹都特別多,南昌市樹跟苗栗一樣是樟樹,只是南昌到處是數百年,甚至近千年的老樟樹,春來枝繁葉茂,美極了。

自然生態維護得很好

江西的經濟發展,在華中、華南雖較慢,但相對地沒有重工業汙染,生態維護得特別好,到處都是青山、綠水,廬山、三清山、井岡山、龍虎山都成為國內外知名景點,遊客如織。

「橫看成嶺側成峰,兩岸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蘇東坡等歷代文人,不僅讚嘆廬山的雄、秀、險、奇,白鹿洞書院是古代四大書院之一,近代也是蔣介石發表抗日宣言的地方,避暑聖地。

國共兩黨較勁時,毛澤東則雄峙於西南部的井岡山,與以廬山為基地的蔣介石形成對抗面局面。井岡山亦有峰巒、秀石、瀑布、雲海之美,因國共內戰,也讓廬山、井岡山多了一層政治味。

三清山是安徽黃山的姊妹山,屬於花岡岩地貌,因開發比黃山晚,知名度雖沒有黃山高,但景緻一點也不輸黃山,現建有兩條登山索道,在峭壁間也建有登山棧道,讓遊客在山風徐來的山林,貼近感受群峰競秀、奇峰怪石、雲霧飄渺、流泉飛瀑、峭壁山松之美,讓人心曠神怡。

龍虎山屬於丹霞地貌,遊瀘溪河除可欣賞丹霞山水之美,更令人讚嘆2600年前古越人的懸棺技術,有如空中飛人,讓人折服。三清山也是中國道教的發源地,走訪老樟樹林密布的天師府,可一窺道教文化的深邃。

人文底蘊非常深厚

其實,江西不僅是道教的發源地,在宋元明時期是中國最繁榮的省分,尤其是宋代理學、風水學的發源地,贛州更有「宋城」之稱,科舉名列全國前三名,名賢輩出,朱熹、程頤、程顥、歐陽修、楊萬里、辛棄疾、王安石、文天祥……,都曾留下不朽的詩篇、著作。另,古代書院江西也曾冠全國,文風鼎盛。

到江西遊覽,除欣賞名山秀水,書院、名樓、名閣,也留下不少文人雅事,登南昌滕王閣,可感受唐代滕王李元嬰的放蕩不羈,王勃的才華洋溢;而登九江潯陽樓,從白居易的《琵琶行》,也能體會當年他為官被貶,「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心境。

文學地景千古不衰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絃」,唐代詩人白居易於公元816年,左遷到九江擔任司馬,在潯陽樓因聽了來自京城的過氣歌女談琵琶唱歌,寫了首千古名作《琵琶行》。

「千呼萬喚使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登潯陽樓看滾滾長江,千古不變,而1200年前的歌女吟唱,也似乎餘音繞梁。「座上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白居易的《琵琶行》也成九江最大的文化資產。

觀光必須勝景與人文結合,江西兩者兼具,尤其文學地景更是千古不衰,值得台灣借鏡。

#廬山 #江西 #樟樹 #贛州 #南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