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時代的政治領導由人民授權,偏偏選舉授權的方式過於簡化,並且在行動通訊的互聯網時代,愈來愈容易受網軍造謠不實言論的左右。然而,立法管制卻可能淪為東廠復辟的言論審查。究竟正本清源的解決之道何在?

答案是教育,但不是當前的教育。基於工業時代大規模生產需要而設計的學校教育體制,在訓練學生面對海量資訊真假難辨所需的獨立思考能力,以及應對時代巨變所需的獨特技能素養,力有未逮而到了必須改弦易轍的關鍵時刻。例如,歐美一些知名的新創企業在招聘時已不再要求學位文憑。

尤其在亞洲,偏重記憶與尊重權威的教育體系,在批判行為言論或價值判斷時捉襟見肘。學生不是按老師教的刻板模式反映,就是受情緒影響發洩,成為仇恨言論的打手。

美國的K-12學校教育,老師提出問題時會從正反兩面激勵學生思考批判,並強調答案沒有對錯,只要言之有理就可以。例如,「獨立戰爭對於美國獨立有必要嗎?」在亞洲,學生大概都會直覺認定有。但美國學生有些會說有必要,因為擊敗英國才能獨立;有些則會說沒必要,因為沒有獨立戰爭照樣也可獨立,例如加拿大就沒有經過戰爭而獨立。

旅美企業家黃瑞循在新書《鍵盤三十三》以在台受教育的經驗提出有趣的例子:「東晉詩人謝安與晚輩吟詩詠雪,謝安問:『大雪紛紛何所似?』姪子謝朗說:『撒鹽空中差可擬。』姪女謝道韞說:『未若柳絮因風起。』我念新竹師範學校時,國文老師教到這一段,都譏笑謝朗而稱讚謝道韞,也沒有問問學生是否有不同想法。」

但獨立思考的教育會怎麼教這一典故?作者認為,老師不會先入為主地評斷兩種比喻的優劣,而是著重引導,由學生來做評斷。他在書中舉例,「有人會說謝道韞比較好,因為有詩的意境,這正與東晉以來文人雅士的觀點一致。相對地,或許有人會從鹽和柳絮來比較,灑鹽空中後,鹽是下墜的,雪也是一樣,尤其是濕雪或粒狀的雪,下墜相當快;而風起的柳絮是上飄的,所以撒鹽比喻得比較好,因為物理現象就是如此。」

強調標準答案,欠缺思考與批判訓練的學校教育,小則不但影響個人的職場競爭力,大則對健全民主社會有深遠的後遺症。缺乏思考與批判的學生,沒有思想與主見,人云亦云,易受仇恨言論的支配,受網軍造謠汙衊抹黑的影響甚至控制,自己成為既得利益的禁臠或工具而不自知。

更糟的是,互聯網時代社群媒體的同溫層效應,加深了欠缺獨立判斷能力、偏聽偏信的「瀑布效應」危害。有一些似是而非的觀點,在「網軍」、「側翼」、「懶人包」不斷帶風向的刻意操作下,快速傳播擴散甚至形成時尚與流行。客觀質疑其論點的人反而被批評為難相處、不合群,甚至是異類、腦殘,使理性討論變得困難。情緒受網軍擺布的人愈多,說明批判教育的從小養成愈重要!

時代變化天翻地覆,學校變化卻幾乎不動如山。眼前只重短期目標的教育體系都無法培養出能對付「曾參殺人」假言論的思辨能力。學校教育必須盡快淘汰對網上可搜尋事實與細節的傳授,融入5G時代的破壞性創新革命思維,著重開發知識與邏輯的運用能力,才是在網軍謠言氾濫時代,養成獨立個體的不二法門。

#教育 #學生 #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