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9日,南寧海關查獲首起走私「洋垃圾」案件,查獲廢塑料顆粒、塑料玻璃等「洋垃圾」29.74噸。(中新社)
2018年2月9日,南寧海關查獲首起走私「洋垃圾」案件,查獲廢塑料顆粒、塑料玻璃等「洋垃圾」29.74噸。(中新社)
2018年4月5日,珠海截獲2.7萬噸偽報成鐵礦石的「洋垃圾」。(新華社)
2018年4月5日,珠海截獲2.7萬噸偽報成鐵礦石的「洋垃圾」。(新華社)

大陸多年來大量回收全球塑膠廢料,以促進製造業發展,但去年為維護國內環境,對「洋垃圾」下達禁令。禁令實施1年來,全球垃圾回收業遭受衝擊,影響層面從東南亞擴散至西方各國。以馬來西亞為例,光去年就進口87萬噸的塑膠垃圾,為2016年的3倍之多。

大陸去年1月1日起全面禁止進口各類塑膠和紙張。據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與全球焚化爐替代方案聯盟(GAIA)報告,大陸2016年的塑膠垃圾進口量為每月60萬噸,去年禁令發布後,進口量驟減為每月3萬噸,相差20倍。

回收業轉進馬來西亞

在全球貿易體系下,垃圾自然會找到自己的「出口」。東南亞各國開始接收這些已開發國家的垃圾,同時也吸引大陸本土回收者紛紛轉進。馬來西亞除了相對廉價的勞工外,還有廣泛的華語人口,成為大陸回收業者的首選。數據顯示,馬來西亞2018年共進口87萬噸的塑膠垃圾,數量是2016年的3倍。

仁嘉隆(Jenjarom)是位於馬來西亞雪蘭莪州瓜拉冷岳縣北部的小鎮,居民以籍貫為福建的華人為主,是大馬政府1950年代開始設立的「華人新村」之一。

仁嘉隆濃厚的華人背景吸引眾多大陸回收業進駐,如今聳立多棟塑膠處理工廠,日夜排出毒煙,引起居民抗議。當局起初不以為意,但在民意施壓下,開始關閉當地非法工廠,並宣布全國性禁令,暫時禁止進口塑膠,估計有三分之一的工廠遭到關閉。

雖然當地塑膠處理工廠銳減,空氣品質也有所改善。但社運人士指出,許多工廠只是轉移到大馬其他地區。仁嘉隆居民也說,該地仍可見到塑膠堆積場。

垃圾轉移如國際接力

受大陸禁令影響最大的國家集中在東南亞,包括馬來西亞、泰國及越南等國。這些國家為保護自身環境,同樣建立起限制塑膠廢料進口的相關措施,但這只是將垃圾又轉移到其他管制寬鬆的國家,例如印尼、土耳其等地。

阿得雷德(Adelaide)位於澳洲南部,是南澳大利亞州的首府,起初相當擔心大陸的禁洋垃圾令,但他們很快就適應新環境。如今,部分地方的回收中心將8成垃圾由當地公司自行處理,另外2成大部分運往印度。

聯合國去年在世界環境日的報告指出,人類每年製造約90億噸的塑膠,其中僅有9%被回收,大部分塑膠被集中在垃圾場、掩埋場或是散落在環境。香港的綠色和平組織社運人士連佩怡表示,要解決塑膠垃圾汙染問題,唯一的方式就少用、少生產。

#垃圾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