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4月25日起一連3天在北京召開,全球近40位領導人,及包括日本在內共150位多國代表與會,美國及其重要盟友仍未參加。此次論壇共簽署總額640多億美元的項目合作協議。習近平在開幕式上指出,大陸將貫徹一帶一路「反貪」與「廉潔」兩大基本精神,一切合作都必須在「陽光下運作」,符合「共商、共建、共享」原則,做到「集思廣益、盡施所長、惠及各方」,追求「高標準、惠民生、可持續」的目標。

2017年5月第一屆論壇中,習近平就倡議讓一帶一路成為「廉潔之路」,兩年來,「廉潔之路」逐漸「從理念轉化為行動,從願景轉化為現實」。然而,「反貪」與「廉潔」是非常艱鉅的工程,非一朝一夕所能竟功,必須持續投入極大的心血,才有可能有成。

「一帶一路」計畫最早由領導人習近平在2013年提出,被認為是中國增加全球影響力的重要手段。這項耗資1240億美元的龐大計畫旨在增強亞洲、非洲、歐洲的貿易和投資聯繫,目前已擴展到中美洲、南美洲與南太平洋,讓美國與澳大利亞備感威脅。

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也引發不少東南亞地區國家以及非洲國家的反彈,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警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從長遠來看將不堪承受債務重負,另外,國際非政府組織也頻頻譴責中國企業的投資項目與工程缺乏環境考量。

「一帶一路」計畫自2013年推出以來已有6年,儘管其中有不少案例證明中國與被投資國互蒙其利,但是其中也不乏案例顯示中國的許多投資計畫,並不一定對為投資國帶來利益,甚至中國自己總額高達數百億美元的投資項目也常常打水漂。

面對「一帶一路」沿線許多開發中國家的疑慮,中國必須將「接地氣」列入考量,針對不同的情況與不同的議題和這些國家進行談判,不能以資金的優勢對弱勢的政府予取予求,或是以「霸王硬上弓」的方式讓項目強度關山。

泰國就曾經向中國政府提出了自己的條件,拒絕將鐵路附近的土地劃給中國經營,北京後來決定妥協,因為投資計畫必須獲得地方民眾的歡迎才有可能獲得經濟效益。馬來西亞、巴基斯坦、馬爾地夫、斯里蘭卡及一些非洲國家,已經開始知道要與北京展開談判,為了讓自己的投資不致虛擲,中國也必須重視投資國與當地人民的接受程度與不同意見。

7大工業國之一的義大利率先與習近平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備忘錄,因而受到歐洲輿論撻伐,與義大利政府關係緊繃的法國政府更是藉此機會高調呼籲歐盟成員國必須審慎看待「一帶一路」,慎防中國的霸權野心,並協調一致共同應對中國的戰略,以免「一帶一路」成為北京分化歐盟的統戰工具。

面對歐盟的疑慮,中國必須向這些國家提出更有說服力的論述,更要透過更多具體的經濟誘因,讓歐盟國家體認到「一帶一路」絕不是中國為了輸出像是鋼鐵、鋼筋、水泥等過剩產能,以及解決國內就業崗位不足的困難而推動的計畫。只有將「一帶一路」的利益讓歐盟國家雨露均霑,這項可以與美國戰後「馬歇爾計畫」相提並論的「一帶一路」計畫,才有可能近悅遠來。

中美之間的戰略矛盾注定,讓他們在「一帶一路」的看法上相左。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最近訪問拉丁美洲時指出,「中國帶來的並非總是對你們人民有利的東西,他們的東西似乎好到難以置信,但事實並非如此。」美國智庫學者與蓬佩奧都痛批「一帶一路」為中國所推動的「債務外交」,認為那些同中國達成協議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最終都會深陷債務危機,而在經濟、外交與戰略受到北京影響。

面對挑戰,北京可以有所作為,一方面以更好的論述配合「接地氣」的具體經濟誘因與實際行動,與相關國家針對不同的情況與議題進行談判,讓大家共同分攤「一帶一路」的責任,也分享「一帶一路」的果實。只有讓更多國家參與、投入「一帶一路」,美國才會逐漸改變既定的立場與政策,並緩解對中國的「戰略互疑」。

#習近平 #中國 #一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