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誠(PwC)稅務法律服務營運長許祺昌29日指出,依照我國稅法判決,如果是無法歸責的錯誤稅單,稽徵單位有主動調查義務,因此最終有適用法令錯誤或計算錯誤,應歸責於稽徵機關的疏失,民眾也能要求退稅。

資誠會計師事務所29日舉辦第8屆「台灣年度最佳稅法判決」論壇,許祺昌表示,依照我國稅捐稽徵法規定,如果是政府開出烏龍稅單,人民可無限期要求退稅。但如果是人民申報錯誤,須在五年內申請退稅,否則其請求權將被消滅。而許祺昌認為,有些申報錯誤無法歸責於特定一方,應視為政府未能查清之責,民眾退稅時程為無限期。

不過,許祺昌指出,2018年最高行政法院第340號判決顯示,曾有一名A先生購買了五筆土地,借名登記在兒子B名下,A在1999年過世後、B將土地遺產稅繳清,但B的兄弟姊妹主張這些土地是人頭登記,應視為遺產做分配,因此民事最高法院2013年判定五筆土地為遺產。

然而,B先生不滿1999年自己繳了大筆遺產稅負,主張應享有退稅權益,最高行政法院法官在2018年判定B勝訴,因溢繳稅款起因於B當時的申報錯誤外,國稅局也有主動調查義務上的疏失,且B的土地在2013年才被民事法院判定為遺產,以此觀點來看也未超過五年退稅期限,因此B最終獲退稅權利。

各評審委員如前財政部長顏慶章、東吳大學法學院教授葛克昌與許祺昌等一致認為,法官在該案判決不僅具備開拓性與原創價值,更具有人權保障的意義,也將其列為2018年度的最佳稅法判決。

許祺昌認為,該判決開拓後續的評斷標準,也就是國稅局等稽徵單位既然有主動調查義務,即使納稅人自己不了解、申報錯誤,政府也有義務要查清楚,若中間經手的官員也未察覺,自然要視為具備專業知識的稅局疏失,而非人民。

#土地 #判決 #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