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美貿易磋商之際,大陸宣布12條對外開放新措施,國銀主管分析,願意開放「當然是好事」,遲早都得開放,只是當外資都能進大陸做生意,這就像《復仇者聯盟》一樣,大腕傾巢而出,就會壓縮台資金融業的空間。

「最好的時間就是3年前」,資深金控主管說,如果當年《服貿協議》順利過關,台資金融業至少多了2年的卡位空間,以大陸競爭如此激烈,早1年進去就有差,現在跟著美歐等外資企業一體適用,未必占得到便宜。

馬政府時期兩岸交流頻繁,國銀積極擴展大陸市場,目前在大陸已開業的有永豐南京、富邦華一、玉山深圳、彰銀南京與國泰世華上海等5家子行,另外還有近30家分行,民營以中國信託銀行最多、公股則是合庫最多。

以中信銀為例,雖然起步時歷經子行還是分行的拖延,但獲利居冠,從2012年前進大陸設點至今7年,繼上海、廣州、廈門後,今年2月在深圳開了第4家分行,在主要台商聚集處都有分行服務台商,也能對陸企提供服務。

中信銀總經理陳佳文分析,國銀在大陸生存關鍵在於利基點,像中信銀有跨境金融服務的優勢,深圳台商很多、又離香港很近,深圳分行就可利用香港平台,服務陸企走出去的跨境金融支援,就有機會獲利。

開放外資進入後,銀行主管說,對當地銀行來說是「準備好了」,才敢放外資進來,可是台資銀行就資本額來說,不如歐美,就當地客戶深度也不如本地銀行,卻又不能只靠做台商生意過活,其實挑戰反而更大。

#大陸 #台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