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維持文官中立,憲法將公務員的考銓和監督職權交給合議制的考試院,試委一任6年,就是要錯開總統任期,避免政黨輪替後,政治力介入文官體制,不料2020年總統大選即將登場,綠委卻選在此時主導修法大幅限縮考試院職權,將黑手伸進文官體系的意圖昭然若揭。

考試院的職權除了負責國家考試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主導公務員考銓、任免、還有監督,上至總統府下至地方政府任用的人員是否符合資格、公務員行為是否違反行政中立、公務員轉換跑道有沒有違反利益迴避的「旋轉門條款」,都是考試院負責的範圍。

外交部之前爆發「口譯哥」趙怡翔派任駐美代表處擔任政治組長風波,引起各界譁然,原因就在於趙的資歷遭質疑與職務不符,破壞文官體制,外交部長吳釗燮當時還透露,原本想派趙擔任職務更高的副代表,在與蔡英文總統討論過才定案,證實這樣的層級,都有政治力介入。

考試院的職權一旦被限縮,且由現行正副院長與試委共同決策的合議制,改為首長制,任期也改為4年,考試院將由執政黨完全掌控,屆時無論是政務官還是事務官,所有公務人員的任免、考銓全是執政黨說了算,長期以來文官所扮演的中立角色將破壞殆盡。

去年九合一大選,從行政院長到總統府祕書長,不僅在民進黨內肩負輔選重任,還公然運用各種行政資源拉抬黨籍候選人,規範政務官行政中立的《政務人員法》多年來懸而未決,選舉將至,卻把腦筋動到規範行政中立的考試院身上,司馬昭之心已是路人皆知。

#職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