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鼓勵及保護民眾勇於舉發貪腐,被稱為保護吹哨者的《揭弊者保護法》草案終獲行政院會通過,睽諸草案中對於揭弊層次性通報程序,仍以「內部通報」為第一層,在文過飾非的台灣民情窠臼下,揭弊恐成虛設,反形成茶壺裡的風暴,對揭弊者難生保護功用。

法務部研擬揭弊者保護法草案過程中,參考美、日的立法例,都以內部通報為通報程序的第一層,所以在草案中也比照辦理,以內部通報當作揭弊的第一關。但東施效顰卻忽略了不同的台灣民情。

台灣社會情重於法,機關內不乏大事化小的心理,甚至有「別找麻煩」的心態,去年普悠瑪列車翻覆慘劇,政府高層企圖將責任推給司機員的沒有回報、呼救,就是明顯例證,如果揭弊者真的發現違法犯紀須向內部揭弊,是否真能達到揭弊效果,令人質疑。

再者,過去發生的立法院前祕書長林錫山貪瀆案、永豐金違法案,雖證明揭弊對違法犯罪能有效打擊,但無論揭弊範圍規畫得再全面,對揭弊者的保護設計得再完善,對於揭弊層次性通報程序仍以內部通報為主,就難免有被「搓」掉的可能,吹哨者更可能成為隱形受害者,要收揭弊之絕,就不應囿於機關內部。

#保護 #草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