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院院長伍錦霖2日召開記者會,聲言若立法院完成弱化考試委員職權的修法,身為院長「必然辭職,負起政治責任,對國家、歷史負責。」在考試院憲政地位遭遇危機的時刻,伍錦霖本應挺身面對政治風暴,但卻不必辭職明志,以免讓要砍考試院的政治力反而得到了接管的機會。

立委明年初改選換屆,就算本屆立法院以「多數暴力」完成修法,只能適用在明年9月新一屆考試院的組成,且改選後立法院內的政黨結構若改變,仍有機會修法再改回。因此,在考試院正面臨危機的時刻,「委棄守地」不應是院長或考試委員的最佳選擇。

伍錦霖以「修法不容傷及憲政體制」為題召開記者會,係因綠委連署提案的《考試院組織法》修正草案,日前已經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初審通過。雖然其中幾個明顯違憲的條文仍有待協商,但是這屆立法院已強勢通過多項具高度違憲疑義的法律,伍錦霖乃不得不公開向總統喊話。

《憲法增修條文》第6條2項規定「考試院設院長、副院長各一人,考試委員若干人,由總統提名,經立法院同意任命之。」考試院院長、副院長和考試委員皆明文並列,當表示憲法賦予考試院的職權,是由這三者憲定職務共同掌有。然而,立委修法卻欲將考試委員擁有的職權僅限於政策研究和建議,自屬違憲。

所謂的政策研究和提出建議,這是任何人都可做的事情,豈能視為政府官員的職權?再說,考試委員和院長及副院長都是總統提名經立法院同意後任命,難道同樣依憲法須經如此高規格的任命程序,卻可由法律規定僅擁有政策研究和建議權?此外,憲法第88條明定「考試委員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此又豈是屬政策研究和建議權所適用的規範?凡此種種,皆證明了修法使考試委員「無權化」已明顯牴觸了憲法。

實務上,院長和副院長是機關正副首長,還另外掌有考試院體系內的行政領導和管理權,也擁有較高的政策影響力。此時,考試院的決策方式採以考試委員為主體的院會合議制,既是憲法將考試院院長、副院長和考試委員的設置和任命程序,均「綁在一起」的當然結果,也是最為符合憲法第88條之規定。

然而,立委又修法將考試院改為首長制、任期和總統相同及考試委員由19人改為3人,目的都是為了「政治化」考試院。考試委員目前19人,因其職權須容納學界各領域、文官體系和政治實務等學有專精與歷練豐富者,透過合議制和獨立行使職權,使專業和實務間取得平衡,並維護考試院既有確立的中立性格。

綠委說修法是因考試院阻礙了進步,其實是阻礙了文官體系的「綠化」吧?(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