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同學LINE群晚間又響起,同學阿絲獨白了一段話:現在到了這個年紀,家有四老的最慘!要子女照顧,必須把事業或工作暫放一旁,如果有醫療費要付,子女們更是能閃的就閃,但談到父母財產分配,那可比八點檔連續劇還精彩!

「誰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阿絲說,現在輪到她這一輩,開始要接受病痛的考驗。因此她要在身體與經濟狀況還允許下,就和老公上山下海到處玩,不必想把財產留給兒子,也不打算將來向兒子伸手。

退休,對阿絲來說,只是個名詞。原本和先生各開一家貿易公司,過了中年、兒子開始展開自己的事業,夫妻倆決定把公司合併,絕大多數業務和管理都交給員工,公司一直都賺錢、獲利都是大家均分,甚有年資的員工已將日常工作當作「自己家裡的事」,和老闆們之間的深厚信任,連未來接班的新世代員工都自主地延攬。阿絲從未用「退休」的話題來限制自己和員工的工作,反正是民間小公司,65歲是個名義上的退休歲數,25年年資也是人們的假設性限制,只要員工愛賺錢、公司擔得起作為大家與市場互動的平台,任何人都可以繼續留在這裡工作。

一般社會大眾有在思考的退休財務規劃,在阿絲的公司裡就是一般的理財工作,彼此會討論短、中、長期的類別和差異作法,不必像財管理專說的「X歲開始要做XX,否則退休的理想生活就來不及準備」,說穿了,大家都愛賺錢、大家也都懂得用錢,理想生活當下就開始過,不必等到所謂的「退休」。

外商銀行主管丹尼斯的想法,更是活在當下。因為是跨國公司,還是有法定退休年齡,雖然年歲靠近了,他只在職務接班人選上,為公司積極物色、培養合適對象。至於自己,他現在一星期運動6至7天,2天肌力重訓,3天打籃球,1天跑步,1天陪客戶打高爾夫球,「當未來我不必掛著現在職務時,我肯定還是過著現在這樣的生活!」

丹尼斯當然沒有退休財富準備的困擾,一方面是在銀行任職,財管理專都是自家供應,個人資產「一切都有最好的安排」,另方面其實有更多的公司顧問懸缺在等著他,綿源不絕的財顧給付無異是自動進帳的退休俸。

身體健康才是丹尼斯最在意的重點,他天天運動,心肺有氧、強肌固筋,難免身上也是小傷不斷。朋友問他,退休後、年紀更大些,總要運動量減少吧?他給了個令人絕倒的答覆:不,一直維持現在的運動量能讓我善終快死,這是我要的好命!我絕對不要坐在輪椅、躺在床上慢慢死。

#工作 #員工 #理想生活 #運動 #準備 #職務 #兒子 #大家 #退休 #丹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