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局副局長陳文凡在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指稱,國內有中共「同路媒體」,成為假消息來源之一,範圍從電子媒體、平面媒體到網紅都有;並稱掌握到媒體連社論刊出都要先送給北京看的情資,這是對媒體非常嚴重的指控。

陳文凡進一步指出,中國正在複製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的模式,散播爭議訊息來對我國進行「認知作戰」,其運作模式包括加工我方新聞事件後「回銷」台灣、捏造及擴散不實訊息等,報告中並直指,中共會指導在台「同路媒體」以特定內容分化台灣民眾的向心力。

這種毫無具體事證支持的指控,出自情治首長在國會殿堂的詢答中,真是胡亂妄語到極點。「辣台妹」領導之下的民進黨政府,施政績效乏善可陳,民意支持度一蹶不振。為了拚選舉,竟不惜升高兩岸對立,製造反中與恐共意識,進而假借國家安全與防護民主之名,抹紅反對黨與媒體,企圖製造寒蟬效應,國安局卻放棄情報中立原則,曲意配合執政黨,令人不齒。

民進黨政府不斷限縮兩岸交流規範及人民自由的權利,並擴張遂行威權統治的權力。現在更進一步,羅織某些民間媒體為「中共同路媒體」的罪名。如果讓其打壓言論與新聞自由的陽謀得逞,中華民國將退回戡亂與戒嚴時期的威權統治。

民進黨政府先前聲稱,為了強化國安防線須在《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增訂政治協議的高門檻處理程序,增訂兩岸協商簽署政治協議須經國會雙審議及人民公投;也要修訂《國家機密保護法》,延長涉密人員出境管制時間最長6年;同時將《刑法》外患罪章中的「外國」擴大為「外國或敵人」,未來共諜均能適用外患罪。不僅如此,還修正《兩岸人民條例》,增訂退將與卸任政務官赴中參加政治活動管制15年的規範;更在《國安法》修正草案中明定不得為恐怖組織、外國或中國洩漏公務秘密及發展組織等。另針對所謂「假新聞」進行全盤評估,提出多項增修法案。

在增修國安相關法律的同時,懲處新聞媒體的行動也付諸實踐,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3月間針對中天新聞台播放韓國瑜新聞太多且有部分錯誤,開罰100萬並限期改善。這個處分完全是選擇性的,類似行為只開罰特定立場媒體,針對性極強。蔡政府濫權侵犯新聞自由,打壓非其喉舌的媒體,藉以形成威嚇與寒蟬效應;猶有不足,最近還進一步假借必須防堵中國對其政經系統的滲透,擬制訂完整的反統戰、反滲透法案,藉以全面反制媒體、商業等新型統戰模式。

這個駭人聽聞的法案確實在擬定中,預告將提出「反統戰法」草案的立法委員李俊俋表示,雖然具體法條還在研議,但大致是以美國反滲透法案為依歸,條文主要會針對媒體、商業等較新的統戰模式設計,特別針對「假新聞」、「間諜活動」與「中共在台代理人」3大統戰方向著手。

根據「護台防中立法行動小組」草擬之立法綱要,防堵假新聞的範圍將包含所有資訊戰及心理戰相關情況;「間諜活動」不僅指軍事間諜,而是包含商業科技間諜;「中共在台代理人」則分兩大部分,包括揭露、阻斷中國用以滲透台灣的各種資金金流,及對「中資挹注的媒體機構」進行一定程度的新聞自由限制。

這套法案的立法目的極其可議,不但心存壓制新聞媒體、異議人士及故意入人於罪之心,更蘊藏動輒將非其族類者羅織為「中共在台代理人」而予懲處之意。這個立法意旨讓人聯想起當年戡亂與戒嚴時期,執政者總是恐嚇著人民「匪諜就在你身邊」,把所有提出異見的人都說成「共匪同路人」或叛國者加以處置,而且用這種恐共症繼續戒嚴、禁止組黨、壓制民主、限縮自由並打擊異己。執政者多少罪過都是假借反共之名而遂行。

弔詭的是,這個當年在國民黨威權統治及解嚴初期,拚命呼喊言論自由及人民自由權利的政黨,竟在全面執政後,拿著國民黨當年的論述與作法,意圖利用中共對台的統一意志來加強對新聞言論、涉及大陸人脈與金錢關係的管束,藉以重現威權,並且維繫其岌岌可危的執政大權;又指使情治單位抹紅不願扮演政府宣傳喉舌角色的媒體,藉以打壓或懲治,如此台灣還有何公民自主空間可言?還有何自由權利保障可言?又還有何民主價值存在?

#執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