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一度的歐洲議會選舉將在本月下旬登場,由5億歐洲選民選出新一屆議會成員。歐洲議會像一面鏡子,照映出整個歐洲的樣貌,這次的選舉有兩點格外值得觀察,一是極右派的興起,一是英國選民的態度。

其實,歐洲議會的議員遠離家鄉,處理的是歐盟事務,在各國政壇大多是二線政治人物或新人出馬,因為一線A咖要留在本國拚江山顧選區。歐洲議會的議員在國內不是那麼受重視,反而在奉行政黨路線時有較高的自由度。台灣對歐洲議會的外交經營非常用心,對台灣友好的議員比較能隨自己的心意表達支持,因此歐洲議會經常做出友台決議。

從上次選舉到現在,世界變了很多,歐洲也變了很多。移民大軍來襲,極右民粹主義崛起,英國要脫歐,美國又來個川普。此時的歐洲議會選舉,不僅像鏡子映照出整個歐洲的態勢,也可探測出未來歐洲的民意思潮走向。

第一項值得觀察、也是各界深為關切的,是極右派是否進一步攻城掠地。「阿拉伯之春」帶動反獨裁浪潮,導致北非、中東動盪,以及漫長的敘利亞內戰,大批難民因此流亡歐洲,引發當地民眾反彈,繼而造成反移民的極右派政黨強勢崛起,對各國政策及老派政黨造成了壓力。

受傷最重的是被視為歐盟支柱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她秉持歐盟開放邊界的良善理想,自2015年後接納了超過百萬移民,沒想到民意大打臉,她被迫修改政策,2017年大選執政聯盟更創下史上最差成績。反移民的另類選擇黨異軍突起,首次進入國會就成了第3大黨。此外,奧地利由極右派人民黨的庫爾茨擔任總理,更別提匈牙利的奧班與波蘭的卡辛斯基都標榜極右民族主義。義大利由反建制的五星運動與民粹的北方聯盟合組政府,西班牙剛進行大選,極右派民聲黨拿下10%選票首度進入國會。

極右派除了在各國攻占政治版圖,現在也開始瞄準歐洲議會這個二線戰場。上月初義大利內政部長暨北方聯盟主席薩維尼在米蘭宣布,與德國另類選擇黨、丹麥人民黨、芬蘭人黨在歐洲議會中組成「歐洲人民民族聯盟」,加上原結盟的法國國民聯盟和奧地利自由黨,如果這些政黨在歐洲議會選舉表現亮眼,將來極右派黨團對歐盟政策的影響力必然擴大。這場選舉值得觀察的,一是支持極右的民意是繼續走高還是已現疲軟,二是對歐盟的基本信念與政策將產生何種牽動。

另一個觀察點是英國,原本此時英國應該已經啟動脫歐,不必再參選歐洲議會,沒想到梅伊政府的脫歐案始終無法在國內獲致協議,她至今還沒下台完全是因為沒人想接爛攤子,現在脫歐案延到10月,於是各黨發現居然還得派人參選歐洲議會,實在尷尬。當選議員一就任就等著幾個月後打包回國,不過以目前英國為脫歐搞得烏煙瘴氣看來,這段數饅頭的日子不知道會持續多久。

當英國社會為硬脫歐、軟脫歐、不脫歐及二次公投吵成一團時,這次意外參加的歐洲議會選舉,或許可視為一次軟性的二次公投,檢測一下民眾對脫歐的態度是否已有變化。留歐派的可以藉此發聲,對歐盟與英國脫歐方案不滿的也可從歐洲議會施壓。雖然英國內部因脫歐分裂嚴重,將來在歐洲議會的聲音也可能各行其是,但歐洲議會選舉如果能呈現一個比較明確的民意新趨向,對梅伊政府來說,至少算是在一片混亂中有個最新的民意指引。

#脫歐 #英國 #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