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妹子」台灣小黑熊野放回花蓮卓溪原發現地3天了,不知適應了嗎?這當然是奢求,野放的準備雖然愛心十足,也自認足夠,但最糟糕的是,臨野放的最後一刻竟然有政治力介入,讓小黑熊的野放工作蒙上陰影。

南安小雌熊在倉皇中求生被鄰近居民發現,幸而社會的保育觀念已覺醒,小熊沒被斷掌、取膽,苟活送到保育機構。此次野放先經過兩段過程,先是農委會林務局的圈養,雖然半年多來小黑雄胖了不少,但野放準備是否足夠仍有待全球動物學界的檢視。其實動物野放的國際經驗有不少可以參考的,例如大陸的貓熊野放經驗、聖露西亞國鳥鸚鵡和加州兀鷹的復育,這些物種都有20年以上的野放經驗。

就目前了解的「南安妹子」野放過程,農委會對瀕危動物的再生、野放顯然仍有些外行,並顯得急躁。小黑雄野放的標準是什麼?相關單位做了多少棲地的研究?總不能只靠些空拍畫面就宣稱花東山區未遭破壞,所以可以作小黑雄的棲地吧?野放也不該只靠民間黃美秀團隊的努力吧?

尤其是這次野放小黑熊竟發生空勤總隊獨帶壹電視記者全程拍攝,可能驚擾保育動物,也有洩露野放位置的疑慮,引起保育團體和網友的炮轟,內政部長徐國勇為此出面道歉。這個錯誤幾乎是國際笑話,有哪個國家的野放活動是如此大張旗鼓的?這對農委會「我們準備好了」的南安妹子野放誓言是一大諷刺。

此事讓民眾很遺憾地發現,原來「南安妹子」自始至終在官方眼裡就是個宣傳工具。農委會、內政部都只想藉由「南安妹子」野放增加一些自己部會的政績,只可惜公務員宣傳手法拙劣,反倒成了負面效果。

理應超級保密的野放過程,內政部長徐國勇竟派電子媒體跟拍,顯示內政部官員的保育觀念相當薄弱。徐部長說,原先想法是希望空勤總隊的付出能讓國人知悉。但這明明是保育任務,至少空勤總隊應先周全地完成任務吧?怎可捨本逐末,為了宣傳自己的工作而影響任務。

再說了,徐部長為何同意一家電子媒體獨家搭空勤總隊的飛機全程拍攝,是否其中牽涉利益交換?主播換穿機員服裝是否經上層核可?其中的決策過程仍有疑點,即使徐部長已道歉,內政部仍有必要說明相關過程。

此事件也顯示目前社會的保育思維仍不足,政府的保育事務定位應檢討,瀕危物種的保育工作不應淪為政客的政績。(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內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