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類資產占國富毛額比率
各類資產占國富毛額比率

古典經濟學家所提的資本(capital)概念很紛亂,有人認為資本是生產工具,有人認為耐久性資產(asset)才是資本,也有人認為土地、人及可以移動的耐久財都算,還有人認為資本是無形的,是存在物質資產內的生產力。

■亞當斯密把資本分為流動資本、固定資本兩類,若購買資本旨在交易獲利,這是流動資本(circulation capital(,但若購買資本是用以生產,再藉由生產獲利,則這樣的資本是固定資本(fixed capital)。

1951年台灣僅十多家紡織廠,各廠總計只有五千多台紡織機,十萬枚紡錠,在經濟部成立紡織小組協助下,民間投資漸增,1962年已有八千台紡織機,近五十萬枚紡錠,每年生產的棉紗、棉布已賺取可觀的外匯。

紡織業蓋廠房、買設備、買紡錠的支出就是民間投資,歷年投資購得的所有設備即生產性資產,前者是流量統計,後者是存量統計。廠商生產活動仰賴的不是當期的投資,而是歷年的生產性資產,也就是資本存量。

亞當斯密曾在國富論提及生產性資產的重要性,他說:「除了牛羊,有用的機械、產生收入的建築、土地改良及學習所得到的有用才能都算是固定資本,只有這個資本存量穩定成長,生產力才能獲得提升。」早年台灣紡織業的成長恰可證實此一觀點。

地價走高 企業設廠裹足

台灣生產性資產(資本存量)究有多大?依主計總處的最新估計,2017年達100兆元,這樣的規模到底是多是少?常人很難分辨,但觀察近十年的資料便會發現,我們的生產性資本存量擴張得太慢。

依主計總處估計,近十年(2008~2017)我國全體國富毛額成長52%,而其中生產性資產只成長26%,土地總值卻大增75%。表面而言,地價走高推升了國富毛額,看似好事,然而囤地之風也因此而起,許多業者找不到土地設廠,無法設廠又使得生產性資產停滯,又影響了下一期的經濟成長。

土地當然也是資產,但並非生產性資產,台灣的土地百年來不曾增減,不過,土地這項資產依市價估算的總值會逐年變化,十年來(2008~2017)已由65兆元升至114兆元,幾近倍增,升幅之高居各實質資產之冠。

從近十年的資料還會發現,生產性資產占國富毛額比重已由昔日近五成降至四成以下,且已連續三年落到四成以下。反觀土地資產占國富毛額比率竟由不到四成逐年升至四成五以上,兩者互為消長,生產日冷,投機日熾,這是極危險的訊號。

投資冷 資本存量擴張趨緩

值得注意的是,生產性資產這一存量統計是由投資這項流量統計所形成,這裡的投資係指國民所得統計裡的固定資本形成(fixed capital formation),其中尤以民間投資最為關鍵,去年我國3.7兆元的國內投資,就有3.0兆元來自民間,民間投資成長率與資本存量擴張率可謂亦步亦趨。

近年資本存量擴張趨緩,正是源於民間投資成長停滯,我國民間投資於1990年代平均年增率高達11.3%,自2000年以來由於政治對立,內閣更迭,政策張弛無常,企業觀望日甚,近八年已降至2.2%,如此難怪資本存量占比會連年降至四成以下。

國富毛額如今看似成長,然究其虛實,實者日疲,虛者日張,治國者不可不慎。

#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