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珍集團創辦人布蘭森(左)因為和亞洲航空老闆費南迪斯打賭敗北,2013年5月穿上亞航空姐制服,戴假髮、套絲襪、畫大濃妝扮一日空姐,在機上為費南迪斯服務。(美聯社)
維珍集團創辦人布蘭森(左)因為和亞洲航空老闆費南迪斯打賭敗北,2013年5月穿上亞航空姐制服,戴假髮、套絲襪、畫大濃妝扮一日空姐,在機上為費南迪斯服務。(美聯社)

英國維珍航空3月宣布所謂「重大變革」,不再硬性規定空姐執勤時一定要化妝,准許她們素顏上工;空姐們也毋須再受標準制服─大紅緊身裙的束縛,往後不必申請,就可換穿公司提供的褲裝。不過這只是少數特例,航空業對女性空服員的服儀要求,不僅招來物化女性的批評,穿著緊身衣裙、高跟鞋在3萬呎高空長時間工作,除可能戕害空姐健康,若有突發事故,傳統的服儀要求更恐造成應變或執行緊急救護上的不便。

重大變革 確保高空工作舒適

關於員工的服儀規範,航空業向來被認為是最保守的行業之一,傳統上要求女性空服員只能穿裙,空姐們得花心力打點門面,讓自己美美的,除了增加額外開銷,也要耗費大把時間。儘管近年包括易捷和瑞安等廉價航空,對空姐的服儀和化妝要求相對放寬,不過傳統大型國際航空在空姐的化妝、著裝上,依舊嚴格以對。英國航空雖然在2016年廢除空姐不可穿長褲的規定,但仍規定必須化妝。

維珍航空的顧客部門副總裁安德森認為,新規定上路後,可確保空服員更舒適,「也為團隊提供更多在工作時得以展現自我的選擇。」

老闆賭輸 穿窄裙扮一日空姐

毫無疑問,維珍航空絕不是對性平議題最友善的航空業者,儘管集團創辦人布蘭森爵士,因為與亞洲航空總裁費南迪斯打賭敗北,願賭服輸的布蘭森在2013年5月穿上亞航紅窄裙空姐制服,戴假髮、套絲襪、畫大濃妝巧扮一日空姐,在澳洲飛馬來西亞班機上服務,但畢竟只是商業噱頭,用意並非大老闆親身體驗空姐辛勞。對航空業來說,空姐代表公司的門面和形象,他們對空姐的外型、身材設下高標準,甚至有年齡限制,有時不免引發就業歧視訴訟。

對空姐來說,這份工作場所在3萬英呎高空的職業,並不如外界想像中那樣光鮮亮麗。她們穿著合身制服,足蹬高跟鞋,指甲塗蔻丹,掛著體貼溫柔的笑顏,以客為尊,但這些職場規定的「標準配備」,對女性空服員不見得是美麗的甜蜜負荷,而是麻煩和痛苦的來源。

緊身服飾 恐妨礙應變與救護

一位前空姐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實務操作經常和代表公司形象的服儀要求牴觸,她對穿緊身裙服務乘客有很大疑問。例如,若必須在機上為旅客急救,穿制服、高跟鞋要跪著執行心肺復甦術很難,甚至可能有走光之虞。另外,在長途航班工作本來就可能導致的靜脈曲張、睡眠障礙、背痛與拇指外翻等症頭,會因為航空業的服儀規定而更趨惡化。

除了身體的不適,空姐展現女性魅力的制服和精緻的妝容,還可能招來乘客的不當行為,無論東西方皆然。退役空姐潔德說,「如果我們看起來像充氣娃娃,那麼,要如何指望乘客把我們當回事,認為我們可能拯救他們的性命?」

#空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