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公司和服務業硬性規定女員工穿高跟鞋工作,對健康帶來潛在傷害。多年來,女性為捍衛足部自由發動的戰役,成功的寥寥可數。(美聯社)
許多公司和服務業硬性規定女員工穿高跟鞋工作,對健康帶來潛在傷害。多年來,女性為捍衛足部自由發動的戰役,成功的寥寥可數。(美聯社)

許多公司行號或服務業規定,女性工作時必須穿高跟鞋,這些職場規範合理與否見仁見智。隨著時代進步,社會更趨開放多元,女性意識逐漸抬頭,過去敢怒不敢言的姊姊妹妹們勇敢站出來,向過時、不代表工作能力、甚至危及健康的舊思維喊不。在勞工團體努力下,菲律賓政府2017年下令,禁止企業強制女員工穿高跟鞋工作,為女性在高跟鞋戰爭打了漂亮一仗,但革命尚未成功,許多婦女仍在為解放受苦的雙足奮鬥。

2017年8月,菲國勞工部發布命令,禁止企業強制女性員工穿高跟鞋上班,除非出於員工自願,成為全亞洲第一個禁止強迫女性在工作時穿高跟鞋的國家。新政策也明確規範高跟鞋的定義─鞋跟高度超過1吋、鞋跟底呈細尖狀的鞋子,通稱高跟鞋。

捍衛足部自由 成功案例不多

新規定上路,讓數以百萬計菲國女性就業人口,總算可擺脫整天穿高跟鞋,腳部疲勞疼痛、傷及脊椎和關節,甚至冒扭傷風險的噩夢。舉凡賣場員工、餐廳服務生、店家收銀員、公司行號櫃台和工廠生產線員工,無不額手稱慶。勞權團體對政府此舉大表激賞,認為是對抗性別不平等跨出的重大一步。

但多年來,女性為捍衛足部自由舒適所發動的戰役,成功案例寥寥可數,顯見撼動傳統思維的難度。2001年,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的一群雞尾酒女侍,發起「親吻我足」(Kiss My Foot)運動,成功爭取各賭場放寬工作時必須穿高跟鞋的規定。加拿大卡加利的連鎖餐館服務生串聯的拒穿高跟鞋運動,則遭資方以「法律沒規定不可以」打槍。

拒穿丟了工作 英女抗大鯨魚

在菲律賓禁令生效前幾個月,加拿大卑詩省議會針對工作場所法規修法,禁止省內企業要求女員工穿高跟鞋工作,時任省長簡蕙芝(Christy Clark)強調,政府必須「改變這類具不安全疑慮,且涉及歧視的規定。」

近年高跟鞋戰爭中,最知名的小蝦米對抗大鯨魚故事主角,莫過於英國資誠會計師事務所的櫃台職員妮可拉‧索普(Nicola Thorp)。2016年,27歲索普因拒絕遵守公司著裝規定,不願穿2至4吋(5至10公分)高跟鞋而被炒魷魚。

索普認為這規定構成性別歧視,憤而發起網路連署,號召超過15萬人響應。下院「女性暨平等委員會」次年1月發布調查回應該項請願,報告中認定,要求女性員工上班穿高跟鞋、化妝皆涉及性別歧視,也違反英國的《平等法2010》。報告指出,英國社會存在對女性裝扮、行為的刻板印象,硬性要求工作穿高跟鞋,更會引發健康風險。報告呼籲政府立刻採取行動,審視現有法規甚至修法,因為每個人都「值得接受更好的對待」,要不要穿高跟鞋應自己作主。

下議院在3月則針對報告展開辯論,索普在國會「專責委員會」現身討論該議題,並在報章撰文強調,自己並非反高跟鞋,而是反對特定工作強制規範此服儀要求。雖然當局並未修法,但專門向英國大型金融機構、會計師和律師事務所提供櫃台員工的派遣公司Portico,因此修改了這項服儀規定。

#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