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發會推動地方創生,委託野村總研顧問公司盤點左鎮區資源,並找來2個團隊,到各社區協助找出符合要求的創生事業案,但地方人士擔心,左鎮被翻完一遍才找出零星幾案,若顧問公司掉頭走人怎麼辦?況且數月來的計畫及執行方式,猶如「穿著西裝改西裝」般不明確,不僅浪費時間,甚至最後可能徒勞無功,左鎮淪為「白老鼠」而已。

因在地沒有工作機會,人口大量外流,留下的老弱婦孺,地方人士擔心有能力投入創生的人數寥寥可數。國發會說偏鄉公所人才、人力不足,會鼓勵中央各部會同仁前往深耕,但此涉及公務人員調動,遠水救不了近火。   前國發會副主委、台南藝術大學建築藝術研究所教授曾旭正認為,「公所要動起來,作為地方創生重要的發動機」,台灣需要一個整體政策解決人口問題,在操作上則需地方層級行政部門統整地方社區、企業、團體等資源,因此公所角色很重要;他建議公所可與大學社會責任實踐計畫(USR)合作,讓大學可以當特定公所的智庫,提升公所能力。

左鎮國小校長李智賢表示,左鎮不只缺經費,也受限於水源區法規,過去也執行過農村再生等計畫,現在用另一種方式創生,或有機會翻轉,卻必須先認知地方創生只是讓社區回復活力,無法重回往日榮景。

另有社區團體直言,若辛苦耕耘可換來豐收,大家當然願意拚,但提案單位必須是公司,政府補助公司資本額的一半,假設1個4年計畫需要1000萬元,政府要看第1年績效再投資或是媒合企業,如此不確定的機制,難以說服人前來投資,況且提案發想人本身也有工作,難有時間及能力找企業來投資。

在新化老街從事社區營造的山海屯董事長許明揚,也加入左鎮地方創生事業提案,想打造一個文化旅遊平台活化左鎮老街,可是對計畫的不確定性感到焦慮,直言以公司經營者角度,他需要對員工及股東負責,國發會的投資也會影響股權運作,目前未知數太多,他無法投入過多成本。

#企業 #投資 #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