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的總統選舉對台灣而言,攸關能否扭轉民進黨錯誤的執政路線、解放排斥大陸市場的「自宮式」經濟政策、改變擠壓台灣青年視野和機會的環境,最重要的是,能否重啟兩岸兩會協商機制,讓瀕臨衝突的兩岸關係轉危為安,並化解迫在眉睫的外交和安全危機。任何可能加入這次關鍵大選者自應接受媒體乃至網民的嚴厲檢驗,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當然不能因他卓越的企業經營能力與首富地位而擁有特權。

遺憾的是,郭台銘突然宣布參加國民黨黨內總統初選後,種種言行不一和自我投射的心態偏差,令人懷疑他能否挺過未來6個月的激烈選戰。尤其民進黨黨內提名確定、炮火一致對外後,將以超高標準檢驗他,包括對他人格、言行與企業經營手段、他的財產及企業經營與總統職位的利益衝突,特別是他和大陸的關係等方面的問題。

郭台銘在臉書上自誇是經濟人,與美國總統川普會晤,是中華民國第1次有預備參選總統的參選人進入白宮;自爆說他告訴川普,若當選總統,會當一個和平製造者,不當麻煩製造者;川普預先知道他是國民黨總統初選參選人後,仍願邀他會晤,是因為他會創造價值、能維持和平並能真正創造多方多贏。但白宮發言人桑德斯卻發表正式聲明,強調川普接見郭台銘時,兩人並未討論支持郭在台灣的競選,而著墨在威斯康辛州的投資案。

郭台銘顯然過度美化了這場會晤,踩到了白宮的紅線,桑德斯才會做出澄清。郭是以企業家身分進入白宮,川普關切的是威州投資案,和他爭取國民黨提名沒有關聯。郭刻意在進入白宮前戴著有國旗的帽子,擺出只有他能做出大突破的姿態,問題是他和川普會談時豈能戴著有國旗的帽子?何況美國信守和中國大陸建交三公報與《台灣關係法》,哪是郭台銘拜會川普所能打破的?

郭台銘肆意攻擊所謂特定媒體集團無視中華民國存在、沒有愛國心,他在進入白宮前刻意在鏡頭前戴國旗帽,突出自己可以讓美方接受中華民國,把和川普會晤轉化成和川普談論自己爭取國民黨總統提名,郭如此炒作的手法玩的完全是「政客遊戲規則」中的「挾美自重」,絕非愛國心,而是政客作秀心。在民調始終落後韓國瑜的劣勢下,郭台銘竟仿效蔡英文總統「辣台妹」的作法,變身「辣歐吉桑」,大聲嗆大陸,以博取網路聲量、爭取泛綠群眾好感。如此快速的轉變,完全不符合他「會當一個和平製造者,不當麻煩製造者」的自我宣傳。

郭台銘說他要用40年來創業及克服困難的經驗,讓台灣擺脫光說不練的窘境,要創造台灣左右逢源、改變受到擠壓的經濟發展環境。遺憾的是,郭過去在全球各地許諾過的投資案,不少就是「光說不練」。他在2010年曾宣稱鴻海的股價很有機會上200元,他將改變退休計畫,繼續掌舵鴻海集團10年,如今慘賠套牢的投資人該向誰討公道?去年8月,郭還針對外界有關他有意參選總統的傳言,強調連百萬分之一的意願都沒有,如今在美中貿易戰和蘋果業績衰退的陰影下,當外界質疑鴻海前景時,他卻丟下投資人,起心動念選總統。

我們曾善意提醒郭董,兩岸需要累積善意與互信,千萬不能變成「藍版蔡英文」,為爭取選票而故意嗆聲大陸。要知道,兩岸兵凶戰危,必須早日脫離衝突險境。下一任中華民國總統必須和大陸建立起碼的互信和善意,才能恢復兩岸兩會協商機制、為台灣注入經濟活水、為青年擴展更好的機會,不料卻引來郭董粗暴的回應。

翻開郭董和媒體的交往史,動輒撕報紙、告媒體,甚至對小記者提告、假扣押,用「大炮打小鳥」的威嚇力讓媒體形成寒蟬效應。但當郭董面對外媒和陸媒直指富士康是血汗工廠時,對綠營批郭是「台灣之恥」、富士康是「羞辱」的代名詞,質疑他領導企業的獨霸作風時,他的回應又是什麼?

任何有意加入總統選戰者,包括自身和家人,都得接受外界嚴格監督,鴻海集團的接班問題外界仍霧裡看花,郭表態爭取總統,但對財產和企業的利益衝突問題卻沒有完整說明。郭董必須說清楚,如何確保企業主身分及龐大的財產不會和未來總統身分發生利益衝突。我們認為郭董必須全面退出鴻海集團旗下所有企業的董事會,並將財產盲目信託,才能斷絕利益輸送的質疑。在郭董未能處理好放棄企業家身分及財產問題,並為「藍版蔡英文」的錯誤言行道歉前,我們反對郭董參選總統。

郭董必須想清楚,政治領袖和企業領袖不同,企業領袖可以動用權勢與金錢讓不利資訊滴水不漏,讓個人危機管理與形象塑造百分百成功,但總統大位截然不同,善意勸告郭董,千萬不要心存僥倖。

#川普 #郭台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