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國際金融協會(IIF)最新數據顯示,新興市場國家的主權債務水平高漲、如今占比接近於國內生產毛額(GDP)的50%,此為歷史首見,而隨著債務利息支出上升,市場擔憂新興經濟體的債務壓力恐升高。

雖然已開發國家過去亦深受債務暴增困擾,但此問題近年來已有改善。IIF數據顯示,已開發國家公債占GDP的占比,在2016年達到高峰、接近113%,但此占比不斷下降、如今低於108%,原因在於撙節政策發揮部分成效。

相比之下,新興經濟體主權債務佔GDP的占比,則從2008年的不到34%,一路升至2018年底的49.7%,其中以阿根廷、巴西與奈及利亞近年來情況最為嚴重。

據統計,新興市場國家債務總額如今高達15兆美元,與2002年先前高點2.9兆美元高出不少,當時公債約占GDP的46%。

部分人士指出,新興市場國家的主權債務目前連先進國家的一半都不到。但市場擔憂的是,新興國家以外幣計價的債務利率平均約達5%、當地債券利率則超過6%,遠高於先進國家平均須支付約1.37%利率。

IIF全球政策計畫副主管蒂夫蒂克(Emre Tiftik)表示:「過去10年來,政府公債不斷攀高,導致部分國家利率支出暴增,連帶使得未來年輕一代納稅負擔加重,同時也壓縮到政府投資支出。」

舉例來說,過去10年來,巴西債務利息支出占GDP的比例從5.1%升至6.5%,埃及從3.6%躍升至8.7%,而黎巴嫩則從10.5%升至11.3%。

蒂夫蒂克指出,官方公布的債務數據並未將退休金、公私部門合作案計算在內,若統統涵蓋的話,這些國家的債務水平恐怕會更加嚇人。蒂夫蒂克表示:「這是個重要議題,可能導致新興國家的財政緊張。」

#占比 #債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