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高雄市長韓國瑜在議員一再追問有關成立自貿區問題後,使自貿區再次成為朝野爭論的焦點。蔡總統更是第一時間跳出來反對說,不能讓「台灣貨」和「中國貨」分不清楚,在美中貿易戰正酣之際,重提自貿區不但影響台灣品牌的信用,也將置台灣於美國報復的風險中。自貿區對台灣經貿發展究竟是毒藥還是救命丹?

由於區域主義盛行和保護貿易主義興起,加上美國為防止中國的崛起爭奪世界霸主地位,不惜開啟中美貿易大戰,使全球經濟不確定性增加,金融與投資風險提高,也讓世界經濟的前景蒙上一層陰影。在全球化的國際分工體系下,融入世界與區域經濟整合中,尤其對小型開放的經濟體有利,但對任何外來衝擊的因應也顯得脆弱,需要步步為營。

成立自貿區做為融入經濟全球化的重要載體,與國際接軌需要強化體制改革與制度創新。國際新一輪對外開放的內涵,包括以創新驅動的高附加價值導向、結合製造與服務的客製化、導入物聯網的新商業模式、節能減碳抗暖化、兼顧經濟、社會與生態的永續發展。開放可加速國內的體制改革,但全面改革不易時,經濟特區不啻是一條可行的捷徑。

在自由化、國際化與前瞻性的核心理念下,法規鬆綁與制度創新為首要,大幅鬆綁貨物進出、聘僱外籍專業人士與外商投資等各項限制,打造更優質的投資環境,吸引更多的外資企業來台投資,同時創造更多國內就業機會,可以由多個點進行再全面推廣至全國適用,加速國內經濟自由化的推動,使台灣成為「自由經濟島」。目前的自由貿易港區也是同樣的概念,但欠缺完整的產業發展規畫,功能有限。

中國大陸勞動成本上升與中美貿易戰的摩擦直接影響到區域內的生產鏈重組與再分工。台灣本是東亞區域經濟生產網絡的重要一環,此時正好給台灣廠商重新布局的機會,包括加強與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的技術合作與分散生產基地到東南亞國家,為達此目的,則營造更開放的投資貿易環境刻不容緩。

過去的自貿區給人的印象是針對兩岸合作的經濟特區,所以蔡總統才會認為中國貨在自貿區轉一手,變成台灣貨,造成台灣製造和中國製造分不清楚。首先,原產地證明國際上有一定的規範,不是隨便就可以洗掉,而且自貿區的設立權在我方,易於管理規範,可事前有效防止。自貿區只做出口不做內銷,也不會侵蝕本國產業。

更重要的是,現在國際局勢改變,中國大陸正面臨轉型的新常態,再加上中美貿易戰威脅,全球產業鏈的重組已然發生,台灣有許多的突破口,更需要及時把握,布局全球。以面向區域乃至全球的開放著眼,在短期無法加入區域經濟整合協議的情況下,由自貿區率先啟動台灣新一輪的開放改革,利用雙邊或複邊協議加速與貿易夥伴的合作關係,不失為一劑有效的救命丹。(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經濟學系教授)

#自貿區 #中國大陸 #中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