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6日,幾隻貓熊寶寶在貓熊保護研究中心神樹坪基地裡享受陽光和美食。(新華社)
2018年5月16日,幾隻貓熊寶寶在貓熊保護研究中心神樹坪基地裡享受陽光和美食。(新華社)

身為一個大陸四川臥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保護站研究員,不是外人以為的抱抱貓熊或遊山玩水,事實恰恰相反,他們的工作內容是監測野生動物的自然行為和生存環境,要把自己當作山林間的「隱形人」。走過,但不留下痕跡。

38歲的唐卓和51歲的譚迎春是四川臥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保護站研究員,最多的時候,每年有200天要在海拔2千公尺到5千公尺的山林裡,採集野生動物的糞便、安裝紅外線相機。同時,他們幾乎不留下任何可能干擾大自然的人類痕跡。

少出聲音 靜靜地觀察

「我們需要監測野生動物的自然行為和生存環境,所以在野外要盡量少發出聲音。必須靜悄悄地走,不能大聲說話。」三江保護站站長譚迎春說,「我們最大的願望是在路上遇見牠們,如果遇見了,我們也不會去打擾,只是靜靜地觀察牠。」

在未曾開墾的原始森林中,保護站的研究隊員們要背著十幾、二十公斤重的科研調查設備和乾糧,每天平均要踏過齊腰深的湍急河流十多次。到了深夜,他們才能把衣服和鞋脫下來烤乾。常年只有攝氏5度的河水,使保護站的每個人都有風濕、哮喘等病根。

辛苦的野外工作之餘,困擾他們的還有山上越來越多的非法徒步遊客和他們留下的垃圾。

遊客闖入 常緊急救援

臥龍保護區管理局黨委書記段兆剛說,「在夏季景色宜人的時候,有一車一車拉過來的遊客,儘管有宣傳牌寫著不允許遊客進入,但是還是有旅行社在組織,還有人翻過鎖著的大門進去。」

2017年,3名遊客潛入臥龍山區,被困在懸崖上。由於他們出現了嚴重的高原反應,保護站的研究人員、森林公安以及臥龍鎮巡山護林員們只好一路背著他們下山,近40人參與了救援,包括醫療費用在內的救援費用總計超過6萬元人民幣。

「我們希望告訴大眾,到大自然去接觸野生動物不是真正的和諧共生,我們應該跟牠們保持距離。」段兆剛說。

小靈通 四川臥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位於大陸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縣西南部,邛崍山脈東南坡,覆蓋面積約20萬公頃,是貓熊主要棲息地之一,也是珍貴瀕危植物、其它國家級重點保護瀕危動物的棲息地。1979年臥龍保護區管理機構成立,現名國家林業局臥龍自然保護區管理局。1980年列入「人與生物圈」保護區網路,同年與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合作建立中國保護貓熊研究中心,也是2006年大陸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報的世界自然遺產選址之一,最後以四川貓熊棲息地之名登入。該區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受災。(王曉鈴)

#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