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衝突論正在西方的土壤迅速滋長,從歐洲極端勢力將矛頭對準穆斯林,到最近媒體披露美國國務院正以與一個不同文明的較量來制定中國政策,都可以視為已故哈佛大學教授杭廷頓提出的「文明衝突論」的再起。

如果說紐西蘭針對穆斯林的槍擊案,代表了西方極端分子的憂慮和行動。那麼檢視川普政策可以發現川普比任何美國總統都要堅持文明衝突概念。從建立美墨邊牆、激發「白人文化認同和愛國情操」到發動貿易戰對抗中國崛起;強硬壓制伊朗等政策取向來看,川普是歷任美國總統中對內對外政策中最符合杭廷頓描述的文明衝突論的一位。川普在日前主動打熱線電話給俄羅斯總統普丁,並且向普丁強調「美俄同盟將會讓世界更美好,更安全」,更可以顯示川普今後的全球戰略將是以文明劃線為主軸,以中國為假想敵下推動印太政策的混合模式。

如果說歐洲直接感受到的是來自穆斯林造成的人口結構改變的衝擊,那麼以川普為首的美國菁英則是感受到了來自中國在經濟、政治、軍事乃至話語權的全方位挑戰。這是美國國務院政策規畫主任斯金納日前說,美俄爭霸屬於西方內部的權力爭奪,但中美較量卻是美國首次面對一個非白人文明(Non caucasian)挑戰的主要原因。

全球化造成了一個錯綜複雜的合作多贏網絡,要打破因天然秉賦和地理因素自然形成的全球分工產業鏈和供應鏈難上加難。但對於心中存在文明衝突而負有維持西方文明優勢的一些極端人士而言,以文明衝突的名義展開對抗是進可攻退可守的最佳方案。大陸希望世界未來發展方向是平等對話,合作共贏,但絕對不能錯以為,「歡迎文明較量到來的人一定少之又少」。因為歐美確實已經產生了足以讓文明衝突茁壯的土壤。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