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經濟成長帶來的果實,在台灣民眾逐步體認與追求文化意涵的價值一再提升。政府機關為了有效、快速滿足文化上的需求,大都採用短期補助方案來進行,尤其位在無形的藝術產業鏈這一端更是如此。這種行為導致結構性的改變對於短期補貼的政策看似有效,但對於長期供需市場反而會是揠苗助長的無效性。

管理大師Karl E.,Weick所提出的Sensemaking架構中,觀察組織產業行為之互動的動態性,從而解釋組織產業如何建構團體與環境,形成詮釋並產生行動的歷程。從此一觀點來看「補貼政策」的互動行為,短期上對於產業是有立即提升的效果,但若每年以同樣補貼方式,會讓該產業邊際產出效果逐年遞減,久而久之,長期的補助反而扼殺該產業的生存能力。

文創產業或者稱為文化藝術產業,近年來受到國人逐漸重視本土文化深根的影響,台灣傳統與創新的基本價值形成社會愈來愈大的共識目標。因此有志之士陸續在全台開創不少藝文園區,讓藝術及文創工作者有了設計與表演的空間。然而政府機關的態度則是以每年編列預算補助影、音、藝團體的扶植發展做為政績的指標,編列預算愈高好似政績愈好。

多年來對於文創產業的供需市場機制仍然成效不彰,多數藝文團體幾十年來仍無法擺脫「補助」的命運。對這些長期受到補助的藝術文創團體而言,有些代價只是存活著、甚至有些團體只為了補助而存在。在文化發展體驗未能向下紮根下,是難以交織出一套有效的文創經濟市場,正因補助的單點、單向,在多維化的市場結構需求未有效拉動,導致供給方誘因不足所致。

因此,文創產業不是只靠政府的補助而己,應該從社會上建立文創產品的需求市場,才能讓文創產品在市場上有效供給與銷售,讓供需端的上下游產品能更好的結合發展。例如在歌仔劇的明華園、布袋戲的霹靂等典範模式,探就其成功的原因是在既有的傳統元素下,加入新奇、快速、有感的無違和感元素創造市場需求,以貼近現有利基下,發展出差異化聚焦模式的提供市場的供給創新概念。

文化是一國的無形力量指標,若政府機關只是透過短期補助政策,就只是讓文創團體為得到補助而創作,失去為消費者創作、為市場創作的能力,無異扼殺藝文團體為市場創作的行為結構。因此政府在有限的資源下,應建立利基市場的需求規模,促進文創團體為消費者的需求發展創新模式,再透過市場機制的供給自給自足才能讓文創產業永續前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