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能否設立「自由貿易經濟特區」近來吵得沸沸揚揚,不僅高雄綠營議員窮追猛打,連蔡總統和蘇院長都紛紛加入「戰局」,儼然已成2020總統選戰主軸之一。但這種發展對執政黨是不利的,因為一個為民興利的政黨才能獲得選民認同,若連和在野黨共同研究可行性的心態都不存在時,將被望治心切的選民唾棄。蔡總統若能換個角度思考,和在野黨合作尋求去蕪存菁的最佳方案來感動選民,反而可能因而扭轉民眾觀感而勝選,選戰成敗僅在一念之間。

許多人可能忘了,1966年「高雄加工出口區」開始運作,從那年到1972的7年期間,台灣經濟成長率落在9%至12.9%之間,平均為11.3%,這「黃金7年」是台灣戰後經濟表現空前絕後的一段期間。3個加工區不到300家外商,電子業出口占全台出口35%,就業人數曾高達7.8萬人,協助創造了台灣經濟奇蹟。此後,兩次石油危機拖累了經濟,到90年代大陸改革開放,台商出口機器設備、提供中上游零組件,加上「六年國建」公共投資,才帶來平均6%的經濟成長。2000年後,台灣經濟已算富裕,若無巨大激勵,只能隨著國際景氣在保2保3之間載沉載浮;加上成長集中於電子業,所得分配不均,形成近年政治動盪、政黨一再輪替的深層因素。

主計總處估計,目前約有70萬國人在海外受雇;外漂族主要是高科技、金融、高端服務業人才。在全球都在發展人工智慧、大數據、物聯網、機器人、生物科技、智慧物流的此刻,台灣在高端製造業和現代服務業方面發展落後,因而人才外流。台灣需要以最寬鬆的法規來吸引國內外企業投資,也讓外漂人才可以回國發揮所長,如同80年代張忠謀等人回國創立台積電,創造吸引高端人才與全球資金匯集的效應。「高雄自貿區」若能扮演這種角色,將會是一個更現代化的「新竹科學園區」,是台灣再次讓產業脫胎換骨的絕佳契機。

因此,一個有企圖心的政府會殫精竭慮推出「大激勵」來帶動大投資和新產業。亞洲四小龍中香港、新加坡規模很小,幾乎沒有農業,可直接追求「自由島」來吸引投資;但台、韓都有相對弱勢的農業和中小企業,無法採用此種策略。故南韓從2003年起,在全國推出6個自由貿易區,近年已獲外資青睞,由過去外來投資和台灣類似變成大幅超越台灣。馬來西亞從2006年開始推動「依斯甘達經濟特區」,讓10年來的經濟成長率超過5%,吸引泰國仿效,從去年起推動巨大的「東部經濟走廊」方案。連先進的南韓都還要努力不懈來保持投資動能,台灣若無雄心壯志,陷於內鬥內行卻無心發展,不僅成為國際笑柄也將留下歷史劣績。

目前,蔡政府反對自貿區的三大理由,包括租稅不公平、會成為中國貨「洗產地」專區、大陸農產品進口打擊本地農業,其實都是過慮。在李國鼎推動加工出口區時,外界同樣批評「租稅不公」,但政府以下列理由回應:一、其產品限於外銷,不像區外可自由選擇;二、區內規定「創匯率」需達25%;三、土地不能擁有、廠房不得自由轉售;四、不動產使用不得隨意擴充;五、任何進口物資,非經核准不得輸往國內課稅區。換言之,區內企業享有優惠,但也有相對義務,不一定適合所有企業。而所謂「洗產地」之說,是完全不懂「原產地規則」的規範。另外,大陸農產品只要規範嚴謹,根本不可能傷及台灣農業。

當前的自由貿易特區多已轉型為結合創新服務業的多元特區,像南韓「仁川自由經濟區」就包含自由貿易、物流、金融、旅遊、商住等功能,多家國際著名大學的分校也設立於此。2003~2009年鋪陳基礎設施,2010~2014年進行各種建設,2020年真正完成,目標是全球前3大自由經濟區。

「人因夢想而偉大」,同樣地,「政府因願景而存在」,陳水扁前總統也說「有夢最美,希望相隨」,高雄也是因此而翻轉。若蔡政府真的無法想通,為人民帶來希望和願景,那麼,韓國瑜就應勇敢披掛上陣,以「建設高雄自貿區」、「發展高雄創新服務之都」為政見競選總統。

#農業 #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