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日世界衛生大會(WHA)將在瑞士日內瓦召開,台灣迄今仍未收到邀請函,顯然再一次被阻絕在國際衛生保健的國際系絡外,台灣人民的健康防護系統與世界接軌又受到沉重的打擊。一群高中生、大學生與NGO民間團體因為台灣未與世界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國際接軌,採取協定不能超越攝氏1.5度防線的規定,造成台灣嚴重的空汙問題,淪為國際「氣候變遷表現指標」57國中排名倒數第5的慘狀,因而擬與全球同步行動響應國際訂在本月24日的「反抗滅絕」的公民示威活動。從台灣人民種種生活內容的質量看來,與國際接軌是他們的渴望與期待。

蔡總統一再宣稱,守護台灣主權是為了國家的生存與發展。令人質疑的是,難道主權就能將國家的治理置於全球治理的系絡外,成為國際社會的孤兒?在21世紀,主權這個觀念已經隨著全球政經體系的發展逐漸轉型,從國家治理來說它已經過時,甚至落伍。國家固然要求獨立,但國家更要生存,不得不在傳統主權是完整的、不可分割的與排他的原則下,與全球社會共治與接軌而受到相當的壓縮,為了國家的發展而不得不採取與國際接軌的政策。台灣面對當前的國際處境,蔡總統本應站在全球視野的最高點,確立國家治理的康莊大道,而今反其道而行,聲嘶力竭地以主權來作為其競選國家領導人的政見主軸,是利國?抑或誤國?這是2020總統大選,全民必須要作一抉擇的嚴肅課題。

令人憂心的是,2020總統選舉過程次第展開,蔡英文將以她過時的、悖全球化潮流的主權論,來誤導一般民眾對全球治理這個時代嶄新的認知;同時以大陸顛覆台灣為口實,讓民眾產生恐懼心理,抗拒全球化的訴求。當前韓國瑜提出以全球走向的「自由經濟示範區」即遭綠營以大陸「木馬屠城」的威嚇,為一實例。

蔡英文的主權論至少有下列三點足以蠱惑民心,進而產生認知的誤判。

一、蔡英文的主權論將國家視為一切治理具有最高的功能,它是概括性主導一切的機制。然而在全球治理時代,國家並非是全能的、為所欲為的最高功能的象徵,而是需與國際環境互動與調適,本質上是一個轉型的過程。

二、蔡英文的主權論視台灣在複雜的國際關係中自己能維持為一個主體單元,因而今日出現孤立的境地。其實在全球化時代,台灣必須與其他相關的重要單元結合為另一個運作單元的集合體,這樣才能不遭受孤立的命運。

三、蔡英文的主權獨立自主性容易打動以個人為主體意識的民心,其實國家的自主意識在全球化下已遭受到侵蝕,出現邊緣化,取而代之的為「協作化」,才能表達國家存在的特性。

蔡英文在未來的競選主軸中,將以台灣主權論來解構兩岸關係,爭取民心。利國乎?誤國乎?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