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執政已為了政治私欲,毀掉了中選會與NCC這兩個獨立機關的公信力與專業性,近日甚至要動手破壞憲法位階的獨立機關──考試院。

部分立委提案,擬縮減考試委員的人數與任期。更嚴重的則是打算把考試委員的職權改為研究、諮詢性質。這些改變,形式上似乎沒有牴觸憲法規定,但卻嚴重違反憲法設置獨立、合議的考試院之精神。

憲法雖然沒有明文規定考試委員的人數與任期,但第88條明確地規定「考試委員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請問,如果考試委員只是諮詢、研究性質的職位,那有何「獨立行使職權」可言?憲法上,必須獨立行使職權的,只有法官、監察委員與考試委員,這三者明顯地都行使「去政治化」的重要公權力,怎可能是諮詢或研究人員?一群諮詢性質的研究員需要放到憲法層次這麼高位階的地位嗎?

從制憲史來看,考試院必然是一個由全體委員「合議制」決策的機關。民國35年國民政府提出的憲法草案,就在說明中指出考試院採取「委員制」,也就是合議制。這一點並未為制憲國民大會所改變。立法院49年修正《考試院組織法》時,也曾討論此一議題,而在立法院公報刊載「從制憲實錄中看,不能不認為這是合議制」。而對制憲史料極為熟稔的林紀東先生也肯認考試院應以合議制行使職權,方符合憲法本意。因此,考試院為合議制,考試委員為決策成員,並無疑義。加上70年來的憲政運作,絕非立法院可恣意改變的。

從權力分立的角度觀之,立法院固然有修法權,但要大幅更動考試院的核心組織,居然沒有等考試院提出對案,就想要片面改變,並不符合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3號解釋所云「五權分治,平等相維」的精神。憲法明文規定行政院與考試院得向立法院提出法律案,大法官則認定司法院與監察院亦有同樣權限,就是賦予各「院」都能夠就憲法職掌事項提出法律案。準此,立法院縱有立法修法之權,但對於涉及各院權限的事項,應該要與各院對話協商,而不該逕行決定。更何況,這次的修法還是要更動考試院的組織與行使職權方式,當然應該在程序上聽取考試院的意見,再做考量。

就算要改,也該走大門行大路,推動修憲,而不是擅自以位階低的法律去更動憲法架構。當年立法院拒審監察委員,使監察院無法運作,其「不作為」遭大法官指摘為違反憲法上之機關忠誠義務。如今,若立法院霸王硬上弓,通過此等挖空考試院獨立、合議性的法律,豈不也是對憲法的不忠?(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考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