慣於在國際機場出境時,自動通關的辨識系統響起示警的鈴聲……,我必須取下眼鏡,因為割除白內障後,我垂老的眼球上還覆蓋著一片昂貴的德製三合一鏡片。

往下看,紙頁字清晰否?不。

向遠看,牆上畫清晰否?不。

答案竟然是--醫師手術並未失手,何以卻未曾細察出我的眼球中間一塊白斑?證明我已用眼夠多已然隨著年歲衰老……循序操作,大醫師能人失察,我則隨遇而安。

我還是習慣戴上眼鏡,只是在機場的自動通關之時,必得一再取下眼鏡……一次再一次。醫師終究送我兩支精確的眼鏡,對笑知心。

外與內,兩鏡片,人生看得更明白。

#醫師 #眼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