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昊然代言知乎世界盃廣告。(秒拍截圖)
劉昊然代言知乎世界盃廣告。(秒拍截圖)
知乎頻推會員活動。(取自新浪微博@知乎)
知乎頻推會員活動。(取自新浪微博@知乎)

號稱「中國平均智商最高的社群」,去年3月「知乎」平均日活躍用戶突破3400萬,並培養出眾多的大V。但不僅「知乎藥丸(要完)」四個字已成流行語,日前在北京舉行的今年知乎「鹽club」線下見面會,也難掩去年12月比例達20%、涉及300人的知乎裁員,引發「知乎藥丸」的效應至今仍餘波盪漾。

出自微信「互聯網翻車指南」,作者為「徐車長」的文章〈知乎之死,誰先動的手?〉,文中形容:5年前提起知乎,大家說:值得一看;3年前提起知乎,大家說:謝邀,這裡是分割線,晚上回來再更;兩年前提起知乎,大家說:知乎,分享你剛編的故事;1年前提起知乎,大家紛紛模仿劉昊然代言的世界盃廣告:你知道嗎?你知道嗎?你真的知道嗎?

曾占天時地利人和

相較於作者所描述,知乎面臨「大V們一次次離場,新產品線一次次折騰,又一次次以失敗結束」,以及今年「鹽club」,知乎再度重複3年前的口號,包括「專業徽章」、「眾裁」制度及擴大收益三方面,「邀請大家深度參與到知乎的社區建設中來」,但老調重彈顯然讓「台下大V們打算盤不買帳」。當初知乎的興起,曾得天時地利人和之助。

作者指出,2011年美國問答網站「Quora」的興起,大陸「貓撲論壇」的衰敗,是天時。當時大陸知識問答此一賽道,尚無頭部產品出現,是地利。2011年知乎上線後不久,即獲李開復執掌的創新工場投資天使輪,啟明創投則在A輪進行投資;加上知乎聯合創始人黃繼新參與知乎日常運作等,則是人和。

2013年知乎進入加速期,由邀請註冊制,改為徹底開放註冊,2016年5月日活躍用戶到達1300萬,2017年12月突破3000萬,2018年3月更超過3400萬。知乎開放平台後流量水漲船高,培育出無數批的知乎大V,「你寫內容為我帶量,我推薦你為你漲粉」,知乎與大V間形成魚幫水、水幫魚的共榮景象。

作者認為,2013年微信公眾號的興起,讓圈粉不少的知乎大V開始按捺不住,為不讓大V使用平台的流量變現,知乎官方陸續使出三招殺手鐧「封禁」、「打壓」及官方始終否認的「限流」。經歷千呼萬喚,知乎終於在2016年先後上線兩款變現的工具「值乎」、「知乎live」。

主講人不滿被抽成

截至2017年5月、近1年內,知乎用戶共為Live支付6508.16萬元人民幣,知乎分文未取。但之後知乎Live開始向主講人收取分成,比例為30%,導致眾大V在夾縫中求生存,粉絲量未見提高,還無故被「抽成」。最終2017年8月,300名「忍無可忍」的知乎大V,集體出走到「悟空問答」。

「知乎更深的原罪,是極度貧富不均。」則是作者更深層的觀察。「天龍人」主要為知乎早期創始人的朋友圈,「普通大V的出走並不影響知乎官方繼續培養天龍人」。而8年來,知乎挑戰微博的結果,「連微博一年增長的零頭都比不上」。

「8年,是羽翼豐滿還是一地雞毛?」作者最終寫下,如今提起知乎,所得答案如下:謝邀,人在美國,剛下飛機,知乎藥丸。

小靈通 知乎

創立於2011年1月的大陸社會化問答網站,產品形態與美國同類網站Quora類似。「知乎」在文言文中意為「知道嗎」,截至2017年9月,知乎註冊使用者數破1億;2018年3月,日活躍用戶超過3400萬。(賴廷恆)

#一次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