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抖音帶火的口紅遊戲機尚占據話題。(取自新浪微博@濱州傳媒網)
幾個月前,抖音帶火的口紅遊戲機尚占據話題。(取自新浪微博@濱州傳媒網)
抓娃娃機熱潮稍緩,福袋機隨之興起。(取自新浪微博@王DK炸)
抓娃娃機熱潮稍緩,福袋機隨之興起。(取自新浪微博@王DK炸)

大陸近期興起「幸運盒子」與「口紅機」等新型態自動販賣機,僅需數十元(人民幣,下同),就能隨機獲得一款價值不定的神祕禮品或口紅。這些新型販賣機搭上大陸新零售風潮,同時具有娛樂與博弈效果,頓時全國各地遍地開花。

民眾支付20至30元不等,就能從在幸運盒子販賣機內取得神祕禮品,還有機會抽獎獲得iPhone手機或其他奢侈品。幸運盒子會在機器上以跑馬燈方式播放中獎情況,例如南京有人抽中iPhone、重慶有人領走名牌口紅等,但實際情況可能沒那麼美好。

福建廈門遊客林小姐近日花60元領取2個幸運盒子,卻只拿到8張卡通OK繃。當地一名支姓遊客就說,會玩幸運盒子主要就是想嘗鮮,但花了一次冤枉錢後,有種上當的感覺,「大概不會再有人玩第二次吧」。

看準消費者以小博大

口紅機也是看準消費者想以小博大的心態,以雅詩蘭黛、Dior等名貴品牌口紅等來吸引買氣,但遊玩方式不似幸運盒子單調。民眾在投下10至30元後,要在螢幕上玩闖關小遊戲,如果能連過3關就能取得名牌口紅。

口紅機遊戲看似簡單,卻總讓人「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廣東佛山一名梁姓女子就說,她花了快100元玩遊戲,但卻沒成功過,「早知道直接去專櫃買,真的坑人」。

幸運盒子、口紅機為何能在大陸全國興起話題?大陸科技媒體《鈦媒體》分析稱,在網路普及化後,產品從產線到消費者手中的產業鏈變短,使大賣場這些大型經銷商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取而代之的是小店主興起。

分析認為,這種新式自動販賣機就是新型態的小型零售店,它們商品成本不高,容易以低價激起消費;同時販賣機為流動擺設,零散分布在商場、電影院等人潮密集的地方,因此容易吸引人流。

對於口紅機等新型態販賣機的走紅現象,大陸政法大學教授朱巍認為,口紅機一方面提供低價獲取名牌口紅的誘惑,使民眾有賭博的快感;另一方面打著「女神攻略」等口號,有一定社交功能;同時依賴網路平台傳播,因此一時蔚為潮流。

應加強口紅機管理

在新型態販賣機火紅的背後,可能有法律問題。朱巍指出,口紅機設置的遊戲難度不得而知,在缺乏讓消費者知情的情況下,售賣假口紅可能涉及詐欺;租賃場地的商場或電影院與有關部門不可推卸責任,應該加強管理。

#i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