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一波多折,背後與美國政府的種族主義趨勢有關。美國國務院政策規畫主任斯金納日前演說,認為美國在與一個真正不同的文明社會與意識形態較量,這是美國首次面對非白人種族的強大競爭對手,「美國沒有經歷過這種情況」。美國媒體報導,美國正在以「與一個真正不同的文明社會較量」的想法制定對華政策。

在太平洋另一邊,中國大陸剛剛舉辦了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與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正在籌備5月中旬舉行的亞洲文明對話大會,旨在通過交流來促進不同文明之間的瞭解,為亞洲和人類命運共同體提供精神支援。

兩種不同的做法,凸顯了不同的心態,折射兩種文明之間的差異。文明之間的差異是客觀存在的,擴大這種差異乃至渲染文明、種族間的衝突與對立於世界無益。在一個思想多元、矛盾加深、信任不足的時代,我們更加需要宣導文明之間的包容互鑒、美美與共。

首先,文明多樣性是人類社會不斷演進的結果,也是文明發展的常態,需要各國共同呵護來傳承人類文明。印度詩人泰戈爾與大陸學人的交往被傳為佳話,源於彼此敬重對方悠久的文明。世界最古老大學義大利博洛尼亞大學近日慶祝其孔子學院成立10周年,認同孔子學院屬於中國也屬於世界,展現了它深邃的眼光和寬廣的胸襟。

其次,人類社會的進步是在文明互鑒中實現的。美國的制度文明借鑒了英國和歐洲大陸的智慧結晶。新加坡良好的社會治理源於對東西方文明的共同借鑒與融合相生。中國大陸的發展亦離不開各種文明的貢獻。從嚴復、王國維等將西方哲學思想譯傳入大陸,到五四新文化運動請進德先生、賽先生再到改革開放帶來市場經濟與法治理念,對大陸經濟、社會、文化產生了重要影響,可以說大陸崛起本身就是多種文明交匯、生根、開花的結果。

再次,不同文明間的共通性與包容性是塑造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基礎。國際關係史上不乏與文明相關的衝突,季辛吉在《世界秩序》一書的末尾亦發問,相異的文化有可能構成一個共同體嗎?不同文明源於各自國家不同的國情、歷史與文化,常常具有不易更改性,但不代表彼此之間沒有共存的可能性。文明衝突論忽略了歷史長河中不同文明之間相互交融的事實,也忽略了各國本身所能做出的選擇。即便在911事件後,美國領導人也沒有公開宣揚文明衝突論。而東亞儒家文化圈過去幾十年的實踐表明,與西方價值觀沒有根本的衝突。比如,東西方政治制度都追求為民服務,政治的目的都追求公共之善,許多國家都有崇尚和平與友好的文化等等。這些共識是對話的基礎,對不同文明平等以待是探討命運共同體的開端。

對中美而言,兩國在個人與集體、人權與國權、道德與制度上的認知與偏好有所不同,但恰恰對方之長可以補己之短,比如大陸儒家文化對道德的推崇,可以填補制度約束所不能覆蓋的領域,而西方文明對制度設計的重視,可以助於實現道德約束難以達到的治理狀態。文明冷戰不應成為兩國間正常實力競爭的託詞,更不應成為富有智慧的大國間互動的形態,否則就是歷史的倒退。

美中文明衝突論在美國也遭到媒體和學者的批判。原因在於一是偏離了中美關係的本質,二是其西方中心論色彩會助長種族主義與民族主義。這無疑會傷害美國的軟實力,亦不利美國擴大外交朋友圈。

中美兩國都是偉大國家,具有各自的獨特性,當下大陸國力迅猛發展使得美國焦慮加深、遏制勢頭加劇,在這種背景下,中美之間恰恰更需要文明間的互動來作為潤滑劑。一方面,處於強勢地位的國家需要更加平等、包容地看待其他國家的文明,這可以增益世界和平,亦可增加自身的向心力。一方面,處於崛起階段的國家則需要更加謙虛地吸納世界文明,在崛起過程中繼續與世界接軌,從而讓崛起紅利能為他國所共用,亦代表人類發展的理想方向而具有共通性。

幾天後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即將開幕,我們期待中美之間也能展開一次文明對話,中美之間應有這樣的襟懷與遠見。

#中美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