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日前在北京落幕,共有150多個國家和90多個國際組織,以及37位外國領導人出席。大陸官方宣稱本屆高峰論壇成果豐碩,超出預期;不過,美國對「一帶一路」疑慮似乎有增無減;若然,大陸欲藉由「一帶一路」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會是很大挑戰。

首先,「一帶一路」政策性對沿線國家基礎設施工程貸款,卻導致一些參與建設項目的國家落入債務陷阱。根據華盛頓全球發展中心2018年初發表《從政策角度考察一帶一路的債務影響》的報告顯示,參與「一帶一路」建設項目的68個沿線國家中,已有23個國家債台高築,另有8個國家將步上後塵。

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的統計亦顯示,自2013年至2016年,大陸占貧窮國家債務的比例由6.2%翻倍成長至11.6%。因而,不少國家誤解,「一帶一路」只是大陸擴大國際政經影響力的「放貸」行為。

其次,有西方國家及學者認為,「一帶一路」項目帶來腐敗、缺乏透明、對環境造成負面影響;不過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已一再強調,共建「一帶一路」要堅持開放、綠色、廉潔理念,堅持一切合作都在陽光下運作,共同以零容忍態度打擊腐敗,應可化解外界的擔憂。但仍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0月以來,大陸的國有銀行和國有企業在世界各地的投資活動,包括「一帶一路」國家在內,都出現了急劇的下降,不啻為一項警訊。

「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涉及基礎設施建設、能源資源、製造業等眾多領域的金融支持,藉由「一帶一路」人民幣對外貸款、貿易、投資、深化自貿區跨境人民幣投融資創新試點,實有益於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但英國《金融時報》提出警告,由於人民幣還未能成為國際貨幣,因此「一帶一路」合作廠商,大多偏好收美元及讓大陸人行放出大量外匯儲備中的美元,協助「國策銀行」進行貸款。再者,人民幣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使用的差異程度大。「一帶一路」沿線至少涉及68個國家和地區,這些國家的經濟發展水準、與大陸經濟貿易往來等方面狀況差異頗大。

據統計,有高達50幾個國家的人民幣實際收付金額占跨境貿易額比例低於5%。又人行所力推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雖已有31家直接參與者、724家間接參與,參與者範圍覆蓋全球6大洲,87個國家和地區,業務實際覆蓋全球150個國家和地區,2381家法人金融機構。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不少屬於經濟欠發達國家,金融市場發展相對落後,銀行機構覆蓋面較窄,金融體系和清算網路建設不夠健全,無法為跨境人民幣結算提供高效、便捷的支付清算平台,使用CIPS支付系統者遠不如預期。

看來,大陸方面在去掉「一帶一路」債務陷阱汙名的同時,也要更加把勁作到投資合作過程的透明、廉潔;此外,也要協助沿線落後國家的金融基礎建設,才能有助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作者為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國家 #貸款 #債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