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據「2018中小企業白皮書」,臺灣中小企業106年底家數高達143.76萬戶,占全體企業97.7%,扶持中小企業發展,提供其資金需求,為具共識之重要政策。然而,資本規模在3,0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達141.21萬戶,中小企業放款前四大銀行的放款總戶數卻不到全體中小企業戶數7%,顯示中小企業融資缺口(Financing Gap) 問題依然嚴重。在公營銀行民營化後,應該如何解決前述之融資缺口問題,有諸多不同之見解。近來,因臺灣中小企業銀行(簡稱臺企銀)引進國發資金,亦引發公營金融機構之轉型挑戰與新契機之探討,而日本政策金融之發展可為借鏡。

日本金融機構若以公民營作為區分,民營部分包括全國性都市銀行、區域性地方銀行、合作金融機構;公營方面包括日本政策金融公庫(簡稱日本公庫)、日本政策投資銀行(Development Bank of Japan Inc, 簡稱DBJ)等。日本公營金融機構透過融資、投資及輔導等措施,對日本國家的經濟發展、基礎建設、振興地方經濟、扶持產業及促進中小企業發展,發揮極大功能。

以日本公庫為例,為提升政策金融機構經營效率,日本政府於2008年10月將國民生活金融公庫及中小企業金融公庫進行整合,依據「日本政策金融公庫法」設立,為財務省管轄之特殊股份公司,政府出資100%,政府對中小企業的低利融資業務均歸屬於日本公庫之業務。

日本公庫之設立,旨在互補於一般金融之不足,基於中小企業、小微企業、農林漁業政策等,在法律、預算許可範圍內,為發揮金融機能之政策性金融機構。支持政策性金融與扶植中小企業發展為其要務,一年約執行30萬件的融資案件,其中500萬日圓以下約占50%、3000萬日圓以下約占90%。2014年,日本民間金融機構對中小企業放款5年以下占84.6%,5年以上占15.4%;但日本公庫5年以下占51.7%,5年以上占48.3%。

政策公庫之基本理念為「落實政策金融」與「重視治理」,秉持緊繫政策與業務措施之使命感,來因應客戶的需要。故從援助東日本大地震復興、天然災害受災戶需求、新創、創業、事業再生及繼承、社會企業、海外發展和農林漁業的新發展等成長策略政策方面,積極提供融資支援。

另一重要政策金融機構為DBJ,係依據「股份公司日本政策投資銀行法」於2008年10月1日設立,同時解散前日本政策投資銀行。DBJ之前身為日本開發銀行、北海道東北開發公庫,自設立以來經歷日本戰後復興、高度經濟成長、泡沫經濟及崩壞、全球化時代,乃至當前因應少子化、高齡化、環境、災害等影響課題,發揮其功能,貢獻日本經濟發展。尤其近10年來面對的金融海嘯、大地震等,政策性功能之發揮對經濟復甦有相當大的助益。

DBJ採投資與融資一體性之作法,協助客戶順利取得長期資金。DBJ設立後朝民營化進行,但遇到金融海嘯及大地震,2015年5月國會再次修法,雖持續維持民營化方針,為確保能因應大規模災害、經濟危機發生時之資金供給,賦予DBJ在經濟危機時,因應業務之執行,在該期間政府保有1/3流通股之義務。其次,為促進地方經濟的活性化、強化企業的競爭力,要求DBJ至2020年,致力對促進地方經濟發展、強化對企業提升競爭力出資(特定投資業務),並努力於2025年完成該業務,期間政府保有1/2流通股之義務。

從日本政策性金融機構之發展可知,它並不是與一般商業銀行競爭客戶,而是彌補其不足;故其貸款金額、貸款期間對中小企業、微型企業所提供的融資業務協助,甚至金融海嘯後另提供不依賴擔保品及保證人特別制度之融資,日本公庫彌補了一般金融的缺口;甚至面對巨大天然災害、金融危機等特殊期間,即使朝向民營化之DBJ,仍以扶持國家經濟發展之政策性任務為優先。

根據財政部資料,2018年底對中小企業放款的八大公股銀行中,平均每戶30.1萬元;其中臺企銀每戶18.1萬元。事實上,臺企銀100萬以下企金授信戶佔該行37.59%,但佔臺灣中小企業戶數不過1.13%,顯然中小企業融資缺口仍極大。目前臺企銀外資持股比例已經高達27%,超過政府持股23%;此時若能引進國發基金,相信可強化其政策性功能,彌補市場機能之不足。

#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