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經濟受到中美貿易爭端拖累,2018年下半年製造業明顯放緩,無論官方或民間製造業PMI不僅持續走跌,且去年12月、今年1月與2月出現連續三個月低於50的榮枯線之下的窘境,直至今年3月才出現反彈。亞洲高收益債券連帶受到影響,殖利率在2018年11月26日飆升至歷史高位9.69%。

隨著中美貿易爭端影響鈍化,年初以來亞洲高收益債券總報酬達8%以上。數據顯示,目前亞洲高收益債券殖利率仍有7.4%左右,在推估今年美國聯準會不升息環境下仍是最佳投資標的之一。

近期美國聯準會有幾位主席討論降息的條件,如芝加哥聯儲主席伊凡斯指如果通膨率一直低於2%持續一段時期,便代表「貨幣政策的設定實際上過於緊俏,聯邦基金利率有必要往下調整」。聯準會副主席克拉理達也表示,經濟衰退並非降息的必要條件,1990年代Fed「曾基於預防性的考量,進行多次的降息」。

回顧歷史,Fed自1994年2月開始短短一年之內將基準利率從3.25%大幅調高至6%,之後又因通膨率低於預期,從1995年7月開始降息到1996年1月時共三度降息。

在Fed實施預防性降息期間,風險性資產表現亮麗,其中全球高收益債券總報酬達31.53%。目前與1990年代環境相仿,包括低通膨、成長趨緩,而亞洲高收益債券有高殖利率及強勁的基本面帶動下,持續吸引資金流入,預期亞洲高收益債券將有不錯的表現。

聯邦投信研究團隊分析,4月底亞洲高收益債券的存續期間為2.98年、殖利率達7.39%,高於長期平均6.7%,亞洲經濟成長強勁,違約率持續下滑,且資金連續六周流入高收益債券,預計亞洲高收益債券將持續走升。

聯邦永騰亞洲高收益債券基金產業布局分散,包括房地產、主權/類主權債券、原物料、能源與消費產業等,靈活調整投資部位以降低風險。

此外,基金設有新台幣、人民幣避險與美元三種計價幣別,並有配息與累積級別供選擇,滿足投資人多元幣別理財需求,讓投資人在資金運用上更靈活。

#殖利率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