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四前夕,聽到大陸領導人對全國青年做這樣的喊話,下意識地看看年曆,真是覺得不可思議。

我對政黨沒有任何偏見,「聽黨話、跟黨走」,在一定的前提下,也有它的道理。剛到德國讀書的時候,第一次進入一個在憲法上自我定位為「政黨國家」的環境,看到校園裡的同學都各有立場,幾至不相往來,還覺得很新鮮。後來有機會去參訪英國的政黨和國會,真正見識了黨鞭的權威,聽黨話、跟黨走,沒有任何人質疑其民主性。

對這兩個國家而言,民主就是政治理念大致相投的人組成政黨,通過政黨決定政策和執政人選而爭取政治權力,決策之後就必須聽黨話、跟黨走。不那麼熱中政治事務的人則只需通過投票來影響政黨,使得政黨知道如何與時俱進,在基本價值不變下做政策和人事的適度調整。政黨好比商店,黨員是店員,選民才是顧客。

美國的民主政治則強調權力的多元,政黨角色要小很多,黨紀也沒什麼作用,連政治人物改變政黨立場都不太算一回事。黨為提名人選而辦的開放式初選,竟然人人都可登記。如果有人說聽黨話、跟黨走,會被當成笑話。

所以這三種政黨制度,若以民主作前提,「聽黨話、跟黨走」還可以是一種選擇。沒有民主,就是赤裸裸的獨裁。然而,台灣呢?

我們的政黨制度,始於革命黨,而後是專制政黨。可是在逐漸民主化的過程,並沒有學到歐洲內閣制以政策和人才競爭為主軸的政黨制度,有其形而無其實,有高度選擇性的黨紀卻無黨魂,又沒有美國政黨的開放性,就形成今天這樣,很多時候更像幫派的政黨制度。

更等而下之的,則是那些以消費「反政黨文化」而浪得虛名者。始祖就是以「全民政府、清流共治」贏得政權的陳水扁,但沒有政黨的凝聚整體共識,民主最多只是許多相互矛盾的多數決的集合,怎麼可能真正共治?果然不到半年就打回幫派政黨的原形。今天那些標榜不入黨、不組黨而在網路聲量居高不下的人,真的就能治國?請他們提出可以超越所有人類民主經驗的具體辦法吧。

沒有錯,西方民主國家的政黨制度也正面臨極大的困境,全球化帶來太多主權國家難以消化的問題,網際網路又顛覆了傳統黨政網路的功能,英國的兩大政黨在選民心目中的形象都已經接近崩盤,德國戰後在效能競爭上有極佳表現的小聯合政府,先是被大幅削弱競爭的大聯合政府取代,現在竟連大聯合政府實質上也已如同少數政府。美國的兩黨政治也是從茶黨的出頭,到更無厘頭的川普式民主,決策的品質江河日下。中國大陸所以敢這樣公然張揚歐威爾式的動物農莊,難道不就是因為政黨政治在西方已經走下坡?

但我還是相信,民主政治不能沒有政黨,反之亦然。也許多數國家的政黨制度都需要做較大幅度的調整,對從來沒有做好過的台灣政黨而言,這倒不失為一個認真反思的好時機。我們選民也不妨從這個角度來檢驗新一代的政治領袖,看誰能展現政黨政治最好的願景。老實說,在真正跳脫幫派政黨以前,我們憑什麼笑人家的「聽黨話,跟黨走」?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講座教授、前司法院大法官並任副院長)

#聽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