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1日,鄭捷砍人現場血跡斑斑,警方拉起封鎖線採證。(本報系資料照片)
2014年5月21日,鄭捷砍人現場血跡斑斑,警方拉起封鎖線採證。(本報系資料照片)
資通訊發達時代,人際關係反而隱藏在3C產品後面。圖為哈爾濱火車站候車室內,很多旅客在候車時低頭玩手機。(中新社資料照片)
資通訊發達時代,人際關係反而隱藏在3C產品後面。圖為哈爾濱火車站候車室內,很多旅客在候車時低頭玩手機。(中新社資料照片)

在北大學生弒母案發生兩年前的2014年,當時21歲的鄭捷在台北捷運車廂內隨機殺人,造成4死24傷的重大慘劇。和北大學生弒母案嫌疑人吳謝宇相同的是,兩人在校學業和人緣都佳,最後卻犯下震驚社會的殺人案。

台北市振興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袁瑋表示,就算讀到大學,高學歷讓人們懂了很多學理上的東西,但沒有教人們如何了解別人和了解自己,一旦遇到事情就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非黑即白造成分裂

最高法院三審宣判依殺人罪判處鄭捷4個死刑,另加144年6個月有期徒刑,是台灣治安史上重大刑案之一。鄭捷從小課業成績良好,學習過程中,鄭捷人緣不錯,還當過班長和班代表,因此犯下殺人案時,同學都很訝異,甚至還有同學說「從沒看過他發脾氣」。

「一個大學生或學霸,為什麼會殺人放火?事實上我們沒辦法從學歷看他是個會做出什麼樣事情的人,而且不表示念到高學歷就多懂很多事,因為我們書裡面並沒有教人與人之間的事。」袁瑋舉台灣為例,很多事被一分為二,非黑即白,不是藍就是綠,人們少了聽到不同聲音的能力,這種在政治上可能就是分裂,但在人與人之間,這問題就很大,因為少了同理對方的能力。

社會安全網有破洞

袁瑋表示,每個人不同的成長背景就會有不同的觀點,這些同理的能力在家庭和學校沒有被訓練到;如果能多用別人的角度看事情,就不會突然很生氣;如果人家沒有照我們的意思做,我們不會覺得好像天要塌了一樣,因為我們已經有了同理心。但同理心的能力等到進學校以後再訓練太晚,進學校以後除非老師特別重視,學生並不會接觸到,因此要從家庭教育做起。但家庭教育難在如果父母沒有學,又如何教孩子?且許多父母忙著賺錢,又怎麼帶孩子?這是整個社會的問題。

台北市長柯文哲曾表示,台北市對毒品、藥癮、不良學生、家暴等問題,有設計各種「社會安全網」,但是從鄭捷殺人事件等案看來,會發現安全網還有「破洞」,就是沒有辦法找出所謂的宅男或社會孤立分子,並做追蹤。他認為,衛福部從來沒有心理衛生、健康方面的篩檢機制,應該去思考建立。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