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經過10輪的辛苦協商,本已進入即將簽署協議的最後階段,但樂觀的預期卻被川普在上周末在推特發宣布即將全面加稅而打亂。外界解讀這是川普採用極限施壓的談判手段,要在最後階段逼迫中方讓步,在協議中擴大利益的收割。

修法承諾出現變化

川普態度逆轉的原因,主要起因於中方在第10輪談判中對已承諾的結構矛盾和執行機制立場出現轉變。中方此前同意修改本國的法律,以確保不再強迫美國公司轉移技術和智慧財產權,但當美方為貿易協定列出一份中方需要修改的具體法律法規清單時,卻遭到中方反對,不同意簽署這份要求修改中國法律的貿易協定。大陸當局目前試圖通過行政和監管措施來解決政策改變的問題,而不是想通過修改法律的方式來實現原先的承諾。

大陸當局認美方的建議侵犯了中國的主權,對中方在執行方面的自由裁量權造成限制。此外,修改法律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在中美雙方對大陸如何實施體制改革的見解上仍存在有巨大分歧,美方期望中國做出相關改革的進度太快且太具體,而大陸需要一些迴旋的時間統一內部的歧見,並逐步消化美國提出的具體修法要求,以緩和國內民族主義的壓力。

就美國的觀點而言,中方的作為已改變了雙方協議的核心框架。如果不把這些讓步條件寫入協定文本,將使得美國很難核實中方是否遵守了協議,以及迫使中國政府兌現承諾。根據過去中國大陸加入WTO及履行入會承諾的經驗,大陸當局對少數明確設立的數量型指標,大致能達成履約的要求;但對WTO缺少具體規範的項目:如利用國企在經濟體系中的主導作用,通過產業政策促進、引導和支持國內產業,同時積極尋求給外國同類公司設置障礙;監管當局不允許美國公司在技術轉讓以及知識產權轉讓或許可方面自主作出決定,卻持續要求或施壓外國公司轉讓技術,作為獲得投資和其他許可的條件;持續運用各種干預政策和行為,限制外國商品和服務進口,以及限制外國製造商和服務提供商的市場准入等。

鑑於大陸執法的實際情況非常有彈性,經常實務的處理和法規的精神不甚相符。特別是朝市場化、自由化改革的建議,大陸當局基於治理理念及維穩顧慮,常以不合國情加以排拒。因此,在最後的協議文本中,特別強調承諾的的清晰與可歸責性,並明確宣示相關法令要配合修改。美國的作法是在最終的協議中加入監督、評估與懲罰機制,確保達成的協議能夠落實和執行。

鑑於美國強勢的談判資源,中方還是採取拖延與模糊的策略,以「相互尊重、求同存異、平等互利」等一貫外交辭令被動加以應對,維持談判進展過度向美國傾斜。即便當前美國不惜翻臉的極限施壓,大陸官方還是強調:談判本身就是一個討論的過程,雙方存在分歧很正常,中國不回避矛盾,對繼續磋商具有誠意。

陸採拖延模糊策略

展望未來,中美貿易談判具體情節必然高潮迭起,即便簽署協議,也是雙方新博弈階段的開始。對於美國這種「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講究的是市場的開放與規則明確的法治;對大陸這種「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實際推動的是國家發展規畫與資源的權衡調動。這兩種體制間的摩擦,將隨著兩強實力的接近而日趨尖銳。(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所特約研究員)

#美國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