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屆北極理事會部長級會議7日在芬蘭召開。8個理事會成員包括加拿大、丹麥、芬蘭、冰島、挪威、俄羅斯、瑞典和美國的部長參加了會議。

北極理事會部長級會議召開前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演說時警告,由於石油、天然氣、礦物與漁產豐富,北極海已發展成為美、中、蘇權力競爭的鬥技場。他特別指出,中國在別處尤其是南海所採取的激進挑釁行為,在在說明北京將會如何對待北極。

6年前中國被批准為北極理事會正式觀察員國,此次其外交部北極事務特別代表高風率團出席,會中對美國務卿的發言表示不滿。蓬佩奧也抨擊俄羅斯,他警告,北京的作為,加上中國與俄國在北海新航路問題上聯手,將導致北極海變成新南海的風險。

日前,美國國防部公布的2019年《中國軍力評估報告》加入一頁針對中國在北極作為的特別分析,指出自2013年北京取得北極理事會正式觀察員國地位至今,不斷加大在北極的行動與介入。

去年元月,中共公布第一份北極戰略,宣示將推動建立「北極絲綢之路」,並自稱為「近北極國家」。為執行此策略,中共加緊建造破冰船與北極研究站工作。去年9月「雪龍號」破冰船完成第9次北極探研任務。同月第二艘研究船「雪龍二號」下水,此乃第一艘由中共自主建造的極地破冰船。相較俄國核動力之破冰船,「雪龍二號」用的是傳統動力,此意味著中共建造核動力破冰船的技術能力還沒到位。

自2016年開始,國際媒體紛紛報導中共計畫在南海建造20座浮動核能站。今年3月《亞洲時報》指出,中共將在今年開始建造第一座浮動核能發電站,為南海的人造島礁進行供電。

今年2月,蓬佩奧表示,「北極應有航行自由,應該是低衝突、是安全、有法律規則,對此區域發生任何事也應該是透明的。」應國會要求,美國防部在今年6月1日前必須提出美國在北極的新防衛策略報告。去年,唯一擔任過北約盟軍最高統帥的美國海軍上將詹姆斯‧史塔萊迪,在他所出版的專書《海權爭霸》中指出:「今天的北冰洋世界處於一種一觸即發的緊繃情勢中。一邊是環保人士,一邊是開發商;一邊是俄羅斯,一邊是北約。」雖然他提到美蘇在北極打另一場冷戰的可能,但沒點出中美在北極較勁的新發展。

史塔萊迪建議美國必須確保在北極理事會的領導地位、建更多破冰船、在北約架構內主導北極議題、加強與俄國的對話,甚至為北極保留「第九艦隊」的編號。此意味美國高度重視北極海的未來發展,以及未來美蘇中三方在此海域爭霸的前景。

觀察近期中國在南海、台海、東海的強勢作為,以及中美雙方在這些海域不斷升溫的地緣戰略鬥爭,蓬佩奧有關北極海變成新南海、變成中美新競技場的發言絕非空穴來風。(作者為中央研究院歐美所研究員)

#美國 #北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