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治積習已久,在兩黨競爭制度下,各自培養出一群體制菁英,憑藉著相同的意識形態,在家族或黨內派系庇蔭下,利用權錢酬庸與社經文化優勢,綁架多數民意、壟斷政治利益。草根庶民抓不到話語權,因而失去參政機會,長期被體制壓抑。體制菁英主導國家走向與重大政策,草根基層只能搖旗吶喊或沉默冷淡。

拜科技進步之賜,草根基層終於能夠透過手機、網路以及社群媒體,突破體制菁英的壟斷,抓到話語權,能大聲說出自己的感受與主張,因而形成力量,影響政治運作,並對選舉結果產生重大影響。2014年及2018年兩次選舉,草根庶民先後警告了藍綠兩黨,並於2016年讓國民黨下台,2020年民進黨也非常可能失去政權。台灣人民非常清楚地用選票告訴了藍綠兩黨,誰才是主人。

國民黨曾長期執政,留下許多歷史負債與包袱;背負人民期待的蔡英文政府,完全執政後卻步上國民黨後塵,忘記人民的託付,短短兩年內,就流露出與國民黨無異的倨傲,罔視人民的需求,將政黨與政客利益置於草根庶民之上。

作為最大在野黨的國民黨,面對失去人民信任的民進黨,並未革新氣象,體制菁英主導的領導階層依然守舊與不接地氣,同樣無法獲得人民的信任。當時國民黨吳敦義主席曾獲得「無主席」稱號,可見國民黨中央的弱勢與無奈。根據美麗島電子報在九合一大選前90天的民調,國民黨只獲得27.9%的好感度,泛藍群眾也只有64%對國民黨好感,中間選民更只有18%。

國民黨氣若游絲之際,韓國瑜趁勢而起,抓住「討厭民進黨」、「對國民黨沒有好感」的社會心理,憑著他接地氣、懂基層、苦民所苦的人格特質和論述,喚起草根基層的熱情,運用對抗體制菁英的有效武器─手機、網路,在九合一選舉掀起政治大浪。隨後美麗島電子報民調顯示,國民黨搭上「韓流」順風車後,一舉翻轉人民的印象,在好感度和支持者比例上雙雙超越民進黨,不僅可以凝聚74%的泛藍選民,更獲得2成的泛綠民眾,和3成中間選民的好感。

最終,代表草根庶民的「韓流」,讓代表體制菁英、背離民心的民進黨嘗到慘痛的苦果。選後韓流繼續延燒,讓國民黨2020大選聲勢大振,認為可以收割政治利益,搭上民意便車。「無主席」再度成為呼風喚雨的吳主席,體制菁英也開始千方百計企圖「卡韓」。

但我們必須提醒,所有主流媒體與民意調查組織,甚至親綠團體所做的民調,韓國瑜在所有潛在總統參選人中,支持度都拔得頭籌。同時納入手機與住宅電話,於4月25日至29日調查的TVBS民調,在柯文哲不參選的情況下,韓領先綠營參選人23%至28%,差距非常明顯;即使白色力量柯文哲參選,韓也能維持16%至19%的優勢。

相對於韓國瑜的龐大民意支持,出身企業體制的郭台銘,只能領先綠白參選人3%至9%的差距。不同民意機構在不同新聞事件後做的民調,郭台銘、朱立倫、王金平與蔡英文、賴清德及柯文哲皆互有領先,看不出明顯趨勢,唯一明顯的現象是國民黨體制派號召力不足,韓遙遙領先。

歷經初選紛擾後,國民黨好感度已開始輸給民進黨,為韓流風潮後所首見,韓國瑜的支持度在高屏與雲嘉南地區也略受影響,但影響不大,仍在所有民調中保持領先,他不僅能凝聚藍營選民,更獲得不少中間、青壯選民等非傳統國民黨支持者的認同。

體制菁英和草根基層不必然走向對抗,畢竟台灣需要的是改革,而非革命。藍營體制菁英應認識到,台灣當前的政治浪潮,不只是累積3年的「討厭民進黨」,也是積累20年的「討厭體制菁英」。國民黨可以在這波全球性政治變革中,扮演正面角色,讓草根庶民得到公平的競爭機會。如果為了保有權力魔戒,不惜折傷韓國瑜,受益的將是當權的綠營菁英,國民黨則將淪為沒有影響力的小黨。是否真心愛台灣,就在藍營體制菁英能否敞開胸懷,迎接庶民時代的來臨。(系列完)

#民進黨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