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2018)年第四季以來,美元指數整體走勢進入盤整格局,今(2019)年初美國聯準會轉向鴿派,使美元一度修正,不過沒有貶破區間下緣;歐洲央行隨後亦放出鴿派訊息,加以歐元區經濟數據表現始終不如預期,使歐元走弱、推升美元指數回揚,並在4月下旬時一度向上突破98的整數關卡,整體外匯市場表現符合本行先前3月專欄「聯準會放鴿但不到看空美元之際」的定調。

不過美元雖強勢,人民幣第一季表現卻相對亮眼,主因便在於中美貿易戰火有明顯的減緩跡象。

川普意外拋出震撼彈

惟正當市場一片看好中美貿易談判發展之際,美國總統川普卻拋出震撼彈。5/5時川普在推特上宣布,先前對中國進口2,000億美元商品課徵10%關稅的商品,稅率將再進一步上調至25%,且川普還威脅其餘3,25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也可能都加徵25%的關稅。此言一出,中國股市大跌以對,全球股市也多受波及。不過外匯市場倒是顯得冷靜,除人民幣出現較大的走貶外(見圖),其他貨幣受到的衝擊相對有限,美元指數維持在97上方震盪。

美國總統川普突如其來的攻擊,究竟是因這只是談判手段,如同他在其著作「交易的藝術」中所表示的,談判過程中要不斷給對方施壓,不讓對方喘氣;還是因為如媒體所報導的,中國在最新的提案協議中做了很大的修改,完全違背了貿易協議的精神;又或是因為川普4月底全面封殺伊朗原油出口,但中國不願積極配合?

更或是以上三個因素綜合起來所造成的結果?我們無法得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市場仍在等待全球景氣數據能夠緩步回升之際,此舉將嚴重打擊市場的信心。

目前已知的訊息多空分歧,川普在5/8發推文表示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將到美國敲定協議,似表示中國仍有一定程度的誠意去達成協議,但中國商務部卻又在深夜發布消息,表示若美國堅決實施關稅措施,中方將不得不採取反制措施,表現出強硬的態度。首要的觀察因子,當然還是本周末劉鶴赴美的成果。

對後續的情境推演方面,本行的基準情境為美國對2,000億美元進口商品開徵25%的關稅後,中國釋出善意繼續協商,關稅不會擴及到剩下的3,250億美元商品。

預期大陸不致硬碰硬

由於中國近半年來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雙管齊下刺激景氣,3至4月的經濟數據已有所好轉,預期人民幣雖將受到一定衝擊,但不會出現去年般的急墜貶勢。而美國一向在意對手國競爭性貶值的問題,若中國有誠意繼續談判,中國官方也將出手減緩人民幣的波動與貶勢,金融市場的信心也預期將緩步穩定。

而風險情境當然是中國強硬回擊,使美國全面加徵關稅。本行認為,中國景氣才剛從去年的低迷環境走出,與美國強硬對決實為不智,但中國方面一向在意政權的穩固性和輿情走向,也不希望讓民眾認為中國是在美國的威脅下屈服。本次川普推特表態後,中國方面屏蔽了大量相關新聞,或也是因為不希望造成輿情走向激烈的反美情緒,以致後續美中都走向不理性的結果。

在此情境下,中國金融資產將不免遭受重擊,人民幣屆時或也只能以激烈貶值,來減緩出口重挫所帶來的影響,屆時其他非美貨幣也將受波及,外幣配置上將須以美元為主要重點。

#川普 #美國 #關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