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工程院院士鄭守仁。(新華社資料照片)
中國工程院院士鄭守仁。(新華社資料照片)
鄭守仁小檔案
鄭守仁小檔案

長江三峽大壩已完工多年,一批批建設者離開了,但是79歲的鄭守仁卻不曾離開。壩區一套簡陋的工房成為他永久的家,自1993年受命主持三峽工程的工程設計,鄭守仁在這裡一待就是26年。

鄭守仁是三峽工程的工程設計總工程師、中國工程院院士。微微傴僂的身體,埋身於一疊疊資料中,專注地在電腦鍵盤上緩慢地敲擊出一個個文字。他正在為三峽工程做總結,他說,「一定要用盡生命最後的力量把三峽工程的資料總結好,這裡有些是經驗,有些是教訓,要吸取教訓,給後人借鑑。」

腰斬長江 震驚世界

23歲從河海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就到陸水試驗壩工地,到79歲高齡依然在三峽工地堅守,56年的水利生涯,鄭守仁幾乎都在工地上度過。他曾主持烏江渡、葛洲壩工程導截流設計,創造多個全國第一。

葛洲壩截流時,法國有一家公司提出20萬美元做一個大江截流方案,這在當時是天文數字。長江委的專家們自己做,擔任導流組組長的鄭守仁提出用「鋼筋石籠」為截流龍口護底,確保大江截流一舉成功。人類首次腰斬長江,世界為之震驚,也讓他因此嶄露頭角。

1987年鄭守仁升任長江委副總工程師兼隔河岩工程設計代表處處長。他駐守工地解決各個環節的重大技術問題,使隔河岩工程一次蓄水成功,提前一年發電。

1993年,53歲的鄭守仁迎來最大的挑戰,擔任長江委總工程師和長江委三峽工程設計代表局局長,負責三峽工程設計,直接主持長江第二次和第三次截流設計方案工作。其中,難度最大、風險最高的當屬1997年的大江截流和2002年的導流明渠截流。

鄭守仁一一克服難關,成功截流長江,憑藉在壩工領域的傑出成就,先後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獎、全國五一勞動獎章、湖北省科學技術突出貢獻獎、何梁何利獎、國際大壩委員會終身成就獎等國內外獎項數十個。

不能出錯 接受檢驗

提起對工程品質的精益求精,鄭守仁激動地說:「三峽工程不能出現任何差錯,要對工程負責,要對歷史負責,我們設計標準是千年一遇,在有生之年可能都不會遇到這麼大的檢驗,但是要禁得起歷史檢驗。」三峽工程穩定運行十幾年,沒有出現問題。

鄭守仁幾乎一個晚上也沒在武漢的家裡待過。三峽壩區是鄭守仁夫婦的家,他們一住就是26年。心中只有工作,錯過女兒的成長,女兒只好憤憤地說:爸爸愛工地,勝過愛女兒。

#設計 #女兒 #三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