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大陸有句話「沒有畢不了業的碩士」,現在可並非如此!去年大陸教育部發出通知,要求加強大學部的教學管理,淘汰「水課」、取消「清考」制度,輿論普遍按讚。論者表示,大陸大學生「佛系」、「宅」、學業漫不經心似乎已成常態,拖垮整體學術風氣,有必要加強大學生的學業壓力。

去年好幾所大陸大學對碩博士生「開鍘」:合肥工業大學將46名碩士生退學,因其在規定的最長學習年限內未完成學業,或超過學校規定期限未註冊而又無正當理由,且未經請假離校連續兩周;廣州大學一下子「處理」掉72名未在學習年限(博士7年、碩士5年)內完成學業的碩博士生;西南交通大學則將2012級博士生、2014級碩士生予以退學。

大陸博客(部落客)崔冰表示,合理地增加學業負擔、加強學碩博士畢業時的把關,都是大勢所趨,可以增加大學生的專業與學術能力,培養嚴謹態度,整肅學風學紀。

大陸高等教育1990年代改革以來,學校數、學生數愈發廣泛,然而也暴露出各種各樣問題與隱患。如今大學生被貼上「散漫」、「頹廢」等標籤,有學生寒窗苦讀數載考入名校,卻因玩物喪志被勒令退學,生活上與網路為伴、不善於現實中的人際交流;學業上漫不經心,翹課、被當掉成為家常便飯;畢業論文捉襟見肘,無奈之下東拼西湊……

有論者表示,前段時間明星翟天臨學術造假鬧得沸沸揚揚,究其原因,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高中時期老師所謂「考上大學就輕鬆了」的善意謊言,讓部分大學生以為大學的學習與生活是高考解壓的一場狂歡,這顯然並不正確。此外,管理與審核不嚴、教學知識體系不完善、畢業把關的低要求都容易催生大學生的各種問題。像有的老師帶的學生論文一次就過關,根本沒輔導過,或是有幾個人都給出出奇的高分,這類問題不僅要查學生,更要查不負責任的老師。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