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日前針對台灣民眾申請大陸居住證,提出將設計一套登記機制,台灣民眾若不申報就將開罰。這其實已經不是陸委會第一次威脅要對申領居住證的台灣民眾祭出罰則,然而讓蔡政府難堪的是,這種恐嚇並沒有嚇到赴陸的台灣民眾,反而申領居住證的人數還在不斷增長,陸委會自己就評估,目前約有10來萬台灣人申領了居住證。

陸委會對申領居住證的行為大動干戈,其實正是當下兩岸關係的一個縮影,大陸方面不斷採取措施爭取台灣民心,而台灣方面卻無法提出應對方案,只能如同鴕鳥一般,希望通過懲罰國人來拖延時間。

可以看到,大陸近年來不斷釋出各項對台優惠政策,希望吸引更多台灣基層民眾和青年前往大陸創業、就業和求學。因為太陽花學運以來,台灣的政治環境已經變得對兩岸交流愈發充滿敵意,兩岸協商談判的機會愈來愈少,所以,大陸期待通過單方面的惠台政策,來展現爭取台灣民心的誠意,並希望在大陸為兩岸同胞的融合發展進而實現心靈契合,創造有利條件。

為了更好的照顧台灣民眾利益,大陸在制定惠台政策時,也十分注意聽取台灣民眾的意見和建議,而居住證政策的實施,正是台灣民意影響大陸決策的案例。還原這一政策出台的經過即可知道,隨著大陸網路經濟的躍進,在大陸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已經離不開行動支付和自助服務,但對台灣民眾來說,因為旅行證件的問題,一般很難如同大陸當地居民一樣,享受上述科技創新帶來的生活便利。因為台胞證的8位碼與大陸身分證的18位碼不相容,導致包括貸款、乘車、乘機乃至網路支付,都需要經過繁瑣的程序。

因此,相當多台灣民眾在與大陸涉台系統座談時,都不約而同提出這一問題,期待大陸能夠協助解決。大陸政府對台灣民眾的需求高度重視,才有了後續居住證的出台。換言之,居住證之所以出現,完全出自台灣民眾的倡議,而非所謂大陸的「包藏禍心」。事實上,擁有大陸居住證之後,台灣民眾並不會因此享有大陸戶籍,更無法獲得參政權,台灣民眾在大陸的法律地位和法定身分並沒有改變。

在這種情況下,蔡政府卻多次對大陸出台居住證的動機提出惡意指控,同時也要對申請居住證的台灣民眾祭出懲罰措施,甚至不惜限制公民權利,這要不是完全不了解台灣民眾在大陸的生活境況,就是感受到兩岸比賽愛台灣的壓力下,對自己能否繼續贏得民心缺乏自信。

過去民進黨人習慣於操作「恐中仇中」情緒,認為只要激發台灣民眾的恐懼感,就會為自己的執政與施政取得正當性。隨著2020年大選的日益臨近,蔡政府更是聚焦於兩岸衝突,全力渲染大陸威脅,希望通過激發台灣民眾的危機感,鞏固自己的執政地位。

然而,現在的資訊流通已經相當發達,曾經前往大陸的台灣民眾也愈來愈多,台灣民眾已經可以通過自己的所見所聞,自行判斷兩岸交流的利弊得失,蔡政府一味的渲染大陸威脅,與台灣民眾的實際感受並不相符。

正好相反,蔡政府在內政上的種種錯誤政策,才是引起台灣民眾不滿的真正原因,而蔡政府沒有能力為台灣經濟帶來新的機遇,也無法改善台灣社會的民生福利,卻又不斷阻擋兩岸交流的推進,這已經引起台灣民眾的反感。去年九合一選舉就是給蔡政府敲響的警鐘,國民黨的候選人主打「討厭民進黨」,同時也不再將九二共識、兩岸交流視為票房毒藥,選民用自己的選票表達了認可,對此,蔡政府本應從中得到教訓。然而,蔡政府卻選擇了反其道而行,反而變本加厲繼續對從事兩岸交流的台灣民眾大加恐嚇,希望通過強硬手段引起寒蟬效應。

申領居住證的數量不斷增長,其實就證明了蔡政府的恐嚇牌已經失效,申領居住證的台灣民眾已經看破了蔡政府的手腳,知道這種恐嚇的背後充滿了政治動機。有意思的是,台灣民眾也充分了解,蔡政府根本沒有能力查明誰申請了居住證,因而所謂的罰則也就注定無從實施,某種程度上也大大衝擊了政府的權威性和公信力。

更大的危機則在於,台灣民眾通過蔡政府的所作所為,充分見識到什麼叫政治凌駕於民生,也愈發感受到蔡政府與人民的巨大鴻溝,因而對政府產生更大的心理距離。

#台灣 #政府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