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談判,最大問題在於兩國的經濟體制不同,並由此引申出目標、觀念、意識形態差異,而這種差異是無法通過這種短期談判來彌合的。

對於這場中美貿易戰的原因,市場主流的意見是,美國總統川普認為當前中美貿易關係不公平、不正常,因此,川普就得通過加徵關稅的方式來扭轉這種逆差,即所謂的「逆差說」,還有地緣政治說或「修昔底德陷阱」說。但是,這些主流意見都只能看到問題的表像,並沒有切到問題之核心。因為,對於「逆差說」,既有計算上的偏差問題,計算口徑不同,其貿易逆差差距會非常得大;也有貿易逆差是否一定是不合理或貿易順差國一定是沾貿易逆差國的便宜的問題。

中美貿易摩擦難免

因為,只要兩國發生貿易關係,不出現貿易逆差或貿易順差是不可能的,因為兩國的要素稟賦優勢不可能相同,問題在於兩國貿易關係是不是建立在比較公平基礎上。中美兩國經濟制度的差異很大、經濟結構的不同、自然資源稟賦不同、金融市場制度及法律制度的差異、及人民生活水準懸殊等,正因為這樣,兩國貿易關係則會存在更多的巨大的資源優勢互補的合作空間,但同時兩國之間的貿易經常會受到以下一些因素的影響而產生負向的外部性。如由於國家異質、本國偏好、市場分割、匯率錯調,以及稅收扭曲和跨國公司內部的轉移定價等從而導致貿易的不公平或不對等的,這就使得兩國貿易之間的一些爭端及摩擦也不可避免。所以,中美貿易之間逆差及貿易摩擦是一種常態。

至於政治上的陰謀論或「地緣政治說」更是不成立的。因為,儘管目前中國是世界第2大的經濟體,中國GDP也達到美國的60﹪以上,但是一方面中國的GDP與美國GDP完全不是一個概念。貨幣意義上的可比性並不是實質內容的可比性,美國的GDP更多的是科技創新產品,中國的GDP更多的傳統房地產價格上升,再加上2005-2015年人民幣持續升值的因素,我們根本不用把中國GDP的內涵過分誇大,與美國相差太遠。

更不用與中國相比的是,美國不僅在軍事上有絕對優勢,而且還體現上教育、人口結構、科技、金融與法律制度及能源獨立等方面,在未來幾十年內這種優勢難以改變。中美之間的實力差距如此之大,美國政府根本就不會在「修昔底德陷阱」上大做文章。所以,中國政府在這點上也十分明智。中國政府一直清醒地將中國視為發展中國家,要努力學習發達國家發展自身。

所以,中美之間貿易衝突的實質上更應該是市場經濟體制與準市場經濟體制之間的行為上衝突性,是由這種相衝突的經濟體制所形成的中美貿易政策的異質性。在市場經濟體制下,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著決定性的作用。在準市場經濟體制下,政府積極地參與和干預市場,由此導致了價格機制失靈或價格機制扭曲,這就容易造成不公平的市場競爭和不平等的貿易關係。

再加上兩國經濟發展的差異性及兩國在國際貿易分工的地位,這使得中美之間的貿易衝突往往是結構性的,它是無法通過價格機制調整來解決的,只能通過政策協調的方式來化解。而中美貿易政策的異質性主要表現為,美國的貿易政策取向是以美國利益優先,強調的是貿易公平性,而不是簡單的貿易平衡;中國的貿易政策取向注重的是讓貿易大國轉變為貿易強國,並希望以此來改變現有的包括貿易在內的國際經濟秩序。

大陸要變貿易強國

所以,中美貿易衝突的政策協調空間又是非常有限的。這就必然導致兩國之間的貿易衝突或貿易摩擦不可能避免,甚至於是一種常態。既然中美貿易衝突是一種常態,兩國就得以平常心來看待。對中國來說,要減少中美貿易中的衝突,還是要加大市場化改革的力度,讓中國的經濟體制更適應國際規則及市場法則。這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否則,只能是守住小利而失去在這場全球化競爭中的大利。

(全文見中時電子報)

(作者為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中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