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5月10日零時起,美國正式調升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的進口關稅,稅率從原先的10%上調至25%。中方於周一也提出反擊,宣布自6月1日起,對600億美元美國產品,提高進口稅率,最高至25%。隨後,美國貿易代表署公布,中國輸美商品剩餘的3,250億美元將加徵25%的關稅,涉及產品達3,805項,清單包括手機、手提電腦等各種消費品,實施的時間將視談判情況決定。美國總統川普13日在白宮會見媒體時表示,中美貿易談判,預期3至4周內會有分曉。

在中美此次進行貿易談判之前,川普就率先以提高關稅的方式迎賓,著實跌破許多專家的眼鏡,也使得今年以來雙方所營造出的融洽氛圍,一夕間發生轉折,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動盪。外界多以為川普在談判前祭出調高關稅手段,目的在於拉高談判姿態,最終仍對雙方達成協議有所期待。惟從談判破局的事實觀察,中美雙方目前皆不願作出讓步。

細探中美談判破局的原因,雖然可能與美國指控中國立場反覆有關,但從後見之明的角度觀察,美國政府之所以有恃無恐地願意進入談判延長賽,應與川普政府目前擁有以下三個客觀優勢有關:

首先,川普目前對外貿易談判已略有斬獲,不急著完成中美談判。川普上任以來便積極與對美國有貿易順差的國家進行談判。去年9月,美國和南韓完成新版美韓FTA簽署,南韓政府同意提高美國汽車的進口配額,並接受美國減少南韓30%的鋼鐵輸美配額,以換取美國對進口鋼鐵課徵25%關稅的永久豁免。此外,去年10月,美國亦與加拿大、墨西哥完成了「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取代早先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在USMCA協定中,美國提高了加、墨兩國輸美汽車所享有的免稅條件(汽車在北美自製率需提高至75%),同時在協定中訂有16年的落日條款。

其次是中美兩國景氣的強烈反差。根據美國勞工部資料顯示,美國4月份非農業新增就業人數達26.3萬人,失業率下降至3.6%,是美國半世紀以來的最低水準。而道瓊工業指數和那斯達克指數在歷經日前短暫回檔修正之後,再度攻堅向上,目前美國主要股價指數亦在相對高檔的位置。反觀中國,自去年貿易戰開打以來,外界普遍認為中國經濟的下行風險將升高,且不論就中國官方或全球主要經濟研究單位所發布的數據來看,中國實體經濟活動確實呈現放緩,其資本市場也隨著中美貿易談判的轉折呈現明顯波動。兩相對比之下,可能使川普政府認為中國應會相對急切地想與美國達成協議,因此進入延長賽對美國而言將更為有利。

第三,美國將於2020年11月進行總統大選,對於川普來說,對中國談判結果固然重要,但川普今年最重視的恐怕是如何順利贏得共和黨黨內初選。雖然今年1月共和黨全國委員會表決一致通過支持川普競選連任,但目前仍傳出可能有黨內同志將與川普在初選競爭。因此,對任期已逾半的川普而言,雖然上任以來對外經貿談判的成績差強人意(對中、日、歐盟談判未果),但經濟成績單及成功凝聚美國內部認同中國威脅論的氛圍,著實增加川普贏得初選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中美貿易戰進入延長賽,亦可讓川普將中國議題形塑成其競選主軸之一,持續高舉令美國再度偉大的選戰策略。

隨著中國的態度堅決與美國的有恃無恐,引發國人擔憂若中美貿易對疊局面持續增溫,將對我國經濟帶來嚴峻衝擊。事實上,若單純就美國現階段對中國所祭出的關稅清單項目進行分析,由於我國許多電子零組件是出口至大陸進行組裝後再銷往美國,惟目前中美貿易戰徵稅範圍尚未擴及中國輸美的電子終端產品,因此現階段中美貿易戰對我國出口的直接衝擊相對有限。

然而,值得關注的是,不論美國最終是否對中國製造的電子終端產品加徵關稅,中美兩國的經濟若在貿易戰的干擾下後續出現景氣收縮,從而影響全球經濟成長動能,則對台灣經濟所帶來的衝擊,將可能數倍於中美相互徵關稅所帶來的直接影響。今年以來,我國資訊電子業受到全球智慧手機銷售趨緩影響,不論在生產或外銷情況,都已出現明顯的下滑。根據市調機構Canalys資料顯示,今年第一季全球智慧手機出貨量創下5年新低,其中iPhone出貨量更較去年同期減少兩成以上,是iPhone推出以來單季最大跌幅,受智慧手機需求減弱拖累,台灣電子零組件業今年第一季生產指數亦呈現高達兩位數的減幅。

日前政府對外表示,受中美貿易戰影響,近期台商回台投資意願大增,並預告台商回台投資將會有爆炸性的成長。我們要提醒政府的是,中美貿易戰造成台商供應鏈返台投資固然可喜,但政府切莫輕忽了中美貿易戰對全球景氣所帶來的衝擊,投資人亦需提高警覺。

#經濟 #提高 #談判 #電子 #關稅 #川普 #中國 #美國 #協定 #中美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