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伊隆‧馬斯克是一位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科技怪咖,但他每每提出的也都是全球科技業追尋未來的方向。

據CNBC報導,特斯拉在美國加州舉行的「自動駕駛投資者日」的活動上,展示了其正在開發的自動駕駛電動汽車最新技術。執行長伊隆‧馬斯克表示,他「非常有信心」於明年推出自動駕駛計程車,同時還宣稱屆時將會有超過100萬輛自駕計程車上路。初見此報導,映入眼簾的似乎反而像是一本科技小說的場景,因為至少那畫面與我們今日台灣的實際交通環境頗有違和感。

交通路網設計是城市運轉的命脈所在,其中又以交通號誌最為重要,因為它關係到路人使用道路的效率與安全。相信多數人常有這樣不耐的經驗:因為台灣交通號誌的設計採固定秒數模式,在等待交通號誌時,明明當時車流數量甚為稀少,卻仍須停冗長的時間,有時甚至可長達90秒到2分鐘。1台車,每天10幾分鐘可能沒什麼,但數百萬台,數十年?這時間可能就是天文數字了,更別說因為停車怠速所產生的環境汙染問題。

試著想想,果真如馬斯克所言,2020年路上到處可見高科技的自駕計程車,卻在路口被低科技紅綠燈白白浪費時間,看倌不覺得那畫面很違和?

交通信號燈俗稱紅綠燈,是以紅、黃、綠3色燈號來指導車輛及行人的動作。根據維基百科記載,世界上第1盞手動且以煤氣燈照明的交通信號燈於1868年12月在倫敦威斯敏斯特宮前的大橋街(Bridge Street)、記利佐治街(Great George Street)與國會街(Parliament Street)交匯處啟用,該交通燈燈柱高22呎(6.7公尺),設有紅、綠兩色煤氣燈。這盞燈對交通控制起到一定作用,但它在使用20多天後發生爆炸,使操作交通燈的警察殉職。隨後這種交通燈被停用,直到以電作為能源的交通燈開始使用為止。

而在1890年代晚期,交通信號系統逐漸被重視,並在1910年美國芝加哥的厄內斯特‧西林(Earnest Sirrine)成功申請了全世界第1個自動交通信號控制系統的專利,其交通信號控制系統使用了「停止」(STOP)以及「前行」(PROCEED)的字樣,縱使這個信號系統是不會亮的。然而,今日的紅綠燈是之後不斷演化的結果,只是持續數十年,幾乎沒有太多的變化。

想想也有趣,人類想要提出好遠好遠之後的願景,卻忘了大多數人日常生活會碰到的問題;想要製造能飛天遁地的汽車,卻忘了紅綠燈設計還停在20世紀!是否能透過「大數據」的分析使得交通號誌變得更聰明一點,有效解決上述的時間耗費問題?

近期,《科學》月刊報導了東華大學資管系邱素文教授提出「多目標運輸管理決策支援系統」的概念,運用賽局理論的優化策略雙層規畫演算法,嘗試解決上述交通控制的問題,建議在交通號誌前方的路面埋設偵測器,只要車輛經過,偵測器便自動計算不同載具的數量,並把蒐集的大數據即時回傳到交通控制中心的電腦,再把指令下達給交通號誌,自動且即時地調整紅、綠燈秒數。如此一來,動態秒數取代了固定秒數的設計,交通號誌是可以變「聰明」的。

都說科技是來自於人性,只是這個人性需求是來自於未來或是當下日常生活,對我而言,與其有輛可以無人駕駛的車,我倒更願意整個城市交通網絡設計變成更人性及聰明,在那之後,或許無人車才是那時的需要。

好的科技在不對的當下,反而可能弊大於利,變成不好的產品;不那麼具有前瞻的技術,也許在對的當下,反而成為利大於弊的產品。對我而言,好與壞就在迫切性的判斷,普羅大眾的問題能否先得到解決,科技產品不是只有讓少數人獲利或讓多數人未受其利先受其害。

很巧合地,近期《MIT科技評論》票選了本世紀最爛十大科技如下:電子投票、基因編輯技術、自拍棒、電動滑板車、Google眼鏡、1兒童1台筆電、非法的數據買賣、加密貨幣、電子菸、膠囊咖啡。讀者若有興趣,建議可以上網看看較深入的分析,也許其中有某些觀點與上述想法相似哩。

(作者為科技媒體專欄作家)

#交通號誌 #信號 #控制 #紅綠燈 #秒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