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紅燕在醫院接受治療,家人每天悉心照料。(取自人民網)
楊紅燕在醫院接受治療,家人每天悉心照料。(取自人民網)
昏迷20小時後才被發現,送醫急救已處於半植物人狀態,圖為示意圖。(中新社資料照片)
昏迷20小時後才被發現,送醫急救已處於半植物人狀態,圖為示意圖。(中新社資料照片)
夫妻住在窯洞內,睡在土炕上用煤爐取暖,不小心一氧化碳中毒,圖為示意圖。(新華社資料照片)
夫妻住在窯洞內,睡在土炕上用煤爐取暖,不小心一氧化碳中毒,圖為示意圖。(新華社資料照片)

陝西延安的80後夫妻陳崗與楊紅燕因一氧化碳中毒導致大腦病變,昏迷不醒;陳家經濟不佳,只能救1個,陳崗的父母忍痛把治療機會留給媳婦楊紅燕,帶陳崗回家照顧。最近陳崗醒了,父親陳立有雖然高興,卻無力負擔龐大醫藥費。幸好陳家「捨兒救媳」的事傳開,各界捐款,延安寶塔區民政局也介入協助。

現年37歲的陳崗與36歲的楊紅燕因為打工的關係,在延安市租了個窯洞居住,2人育有一兒一女,兒子14歲讀國二,女兒7歲,都在寄宿制的學校裡就讀。

今年3月19日,仍處於春寒的延安,氣溫為攝氏7度至零下1度,為了取暖,夫妻倆點燃煤爐,但疑似沒有保持空氣流通,雙雙因一氧化碳中毒昏迷,直到第2天房東發現不對勁,報警救人,2人才撿回一命,但因2人中毒逾20小時,大腦缺氧,雙雙陷入重度昏迷。

耗盡積蓄 無力負擔

經過醫師評估,陳崗已有50%以上腦細胞死亡,引起中毒性腦病變,中樞神經系統功能和器質性病變,加上昏迷時,左手壓在身體下方,長時間壓迫導致左手供血不足壞死,面臨截肢。楊紅燕情況稍微好一點,但也只能躺在病床上,無法說話。

陳家來自農村,家境普通,大家長陳立有與妻子都已60多歲,陳崗夫妻及次子陳陽都出外打工。事發至今,陳崗夫婦住院50多天,耗盡家中積蓄,陳家雖透過網路眾籌平台水滴籌募得13萬元(人民幣,下同),也向親戚朋友借錢,苦苦支撐;雖然前後花了20多萬元, 但兒子媳婦的病況進展緩慢,陳家人再也無力負擔2人的醫療費用。

因此,陳立有狠下心,決定忍痛放棄親生兒子的治療,連截肢手術也不做,把陳崗帶回家照顧,剩下來的錢都用來救情況較佳的兒媳婦,留在醫院的楊紅燕則由其父母照顧。陳陽表示,「父親說,不行就把我哥放棄了,這個錢留著給我嫂子看病。」

善有善報 兒恢復意識

陳家人善待兒媳的好心有了好報,陳崗最近終於恢復意識,雖不能說話、行動,但能聽懂家人的言語,還懂得流淚;陳家人欣慰之餘,卻又陷入另一個兩難的困境,一邊是仍在醫院治療的兒媳,一邊是在家裡忽然醒來的兒子,早已陷入財務困境的陳家,實在無法承受2人的醫療費用。

醫院表示,楊紅燕仍住在急診科,動了多次手術,病情時好時壞,每天費用超過1000元;在家休養的陳崗,每天得用灌食的方式維持生命,護理費和營養費近2000元;陳陽不諱言,如果醫院評估陳崗夫妻有恢復的希望,2個人都不能放棄,只是醫藥費的壓力沉重,父母整天以淚洗面,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陳家「捨兒救媳」的事情經過媒體披露後,延安市寶塔區馮莊鄉政府已經幫助陳家申報社會醫療保險和大病醫療救助(基本診療費減免、醫療保險補償、醫療救助、個人自負一次處理的同步結算服務),不少鄉政府工作人員也透過水滴籌平台捐錢;5月15日,延安市寶塔區民政局已啟動救助程式,先給陳家臨時救助金2萬元應急,並協助陳家申報低保(最低生活保障的制度),希望能給陳崗夫妻更好的協助。

小靈通 一氧化碳中毒引發的腦部病變

一氧化碳具很強的毒性,和血紅素結合能力是氧氣的230~300倍,形成碳氧血紅素(COHb),血紅素喪失攜氧功能,造成組織窒息,尤以需大量氧氣供應的腦部與心臟最嚴重;急性中毒存活的病患,大多出現深度昏迷,大小便失禁、血壓下降、呼吸急促、抽搐、心律不整、心肌梗塞等,死亡機率極高;約6%病人恢復意識後2至3周出現遲發性腦病變,常留下智力減退、大小便失禁及步態不穩等後遺症。(廖慧娟)

#楊紅 #陳家 #醫院 #夫妻 #陳立 #協助 #兒子 #延安 #救助 #昏迷